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艺术评论是如何被社交媒体扼杀的?

2018-02-11 09:49:04  来源:artnet    参与评论()人

2000年代中期互联网文化的高度:“All Your Base Are Belong to Us”(你的基地都是我的了)迷因。图片:courtesy Wikipedia

在本系列的第一和第二部分中,我分析了媒体环境的变化给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分别带来了怎样的压力,以及如何同时改变了其与公众的关系。至于这最后一部分,我汇总了一些关于艺术界这一幅大拼图中我所在的这一小块的想法:关于艺术写作的领域,以及艺术评论所扮演的不断演变的角色。

从微媒体活动家到病毒式媒体企业家

如今,作为《赫芬顿邮报》(HuffPost)和Buzzfeed的幕后主推手,Jonah Peretti成为了网络媒体大师级人物。然而,我要讲的故事是关于,这场媒体新浪潮是如何在艺术领域孵化,并从“文化干扰“(culture jamming)或“战术媒体”(tactical media)这一方面起源的——这些都是《没问题侠客》(The Yes Man,又翻译为《拯救世界的好人》,是两个行动艺术家自导自演的纪录片)式的用于形容左派反媒体手段的术语。

Buzzfeed的Jonah Peretti在2013年度TechCrunch Disrupt NY大会上演讲。图片:by Brian Ach/Getty Images for TechCrunch

九十年代,他把自己定位为新兴网络商业化的后现代评论家,把马克思主义精神分析哲学、酷儿理论(queer theory)和挪用艺术(appropriation art)作为“挑战资本主义和发展其他集体身份“的策略。2001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读研究生的Peretti趁着反全球化运动的风潮,试图颠覆耐克的运动鞋定制服务,要求定制一双印制着“SWEATSHOP”(指剥削劳力的血汗工厂)的鞋,这也让他初尝受到关注的滋味。

耐克拒绝了该要求。Peretti将他与这家鞋业巨头来回沟通的电子邮件发给了几个朋友;这些聊天记录迅速流传开来,造成了一场轰动。

他在《国家》(The Nation)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我的耐克媒体冒险》(My Nike Media Adventure)中写到了这次事件,也将该经历理论化,对重塑公共领域的所谓“微媒体“(micromedia)的新兴激进力量表示了赞美。

“从长远来看,我的猜测是, 比起对耐克和血汗工厂的看法,这次事件产生的更大影响在于人们对媒体的看法。“他总结道。经过体验这次电邮转发带来的政治力量,这启发Peretti发明了他自己的术语:“传染性媒体“(contagious media)。

这个词火了。耐克事件发生后不久,Peretti加入了当时位于切尔西的艺术和科技孵化器Eyebeam,在那里他创立了传染媒体实验室。2005年,他和妹妹——喜剧演员Chelsea Peretti得以在纽约新美术馆(New Museum)举行了一场同样题为“传染媒体“(Contagious Media)的展览。

2005年在新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的“传染性媒体“展览现场图。图片:courtesy the New Museum

关键词:社交媒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