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外国摄影师镜头下的民国三峡

2018-05-14 11:47:38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深水航道靠近右岸,即照片左侧没有入镜的部分。江水由此倾泻而下,直抵二滩。水中暗礁密布,有几处礁石冒出水面,激起一片水花。照片中船上的引航员宁可冒险在这些冒出水面的礁石间穿行,也不愿撞上水下的暗礁。

照片中间稍靠右的险滩原是因山体塌方,山石掉落江中,江水受阻而成。照片中间稍靠右,独立江中的巨石即是落石的一部分。这块巨石仅仅高出江面5英尺(1.52米)左右。顺流而下的江水,浪头翻涌,轻易便能将其淹没。

同其他大多数险滩一样,要顺利通过这里,少不得求助于当地船夫。他们了解这些险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船只遇难。

云阳滩下游

此处,水流还不算很急,拉纤的纤夫尚可直立行走。越往前走,水流越急,拉纤越困难。到了那时,这些纤夫就得四肢并用在地上爬行才能带动船只前行了。

每一处险滩附近都有一批纤夫。他们居住在岸边的茅草屋里,随时等候船夫叫唤拉纤。纤绳由竹条制成,锋利如刃,动辄便会磨破手。他们拉纤时带着特制的肩带,肩带另一头牢牢系在纤绳上。一般是系活结,一拧便可脱落。但很多时候纤夫会被纤绳绊倒,被带到水中,或撞上水下的卵石。

兴隆滩纤夫

要拉动一艘大船前行100码(91.44米),需要60多名纤夫连续工作近2小时。他们手脚并用,深深陷进河沙中,一步一步向前挪,一英尺一英尺向前拉动大船。照片中,站在这列纤夫旁边的人叫作“头佬”,负责督促拉纤。若纤夫偷懒,头佬便用竹条抽打他们。

拉纤劳动量大且危险系数高。拉一次船,纤夫可以领到5—7美元(约11—16先令)。雇主还会为他们提供三餐。一般是米饭和蔬菜,只有当天工作量特别大的时候才会有猪肉。

红船(长江救生船)

长江上游地区的救生船始于清朝。长江上游素来滩险流急,几乎每日都有舟覆溺水的惨案发生,人员伤亡严重,却一直没有引起地方官府的重视。直到一位前往地方上任的官员舟行至此遭遇船难,家人全数溺亡,家当尽毁,朝廷才派宜昌镇总兵贺缙绅前来负责督造红船。在此期间,贺缙绅深入了解到航行的艰险,并在此基础上编制了《行川必要》。每处险滩都设有一到两艘红船,各配有6名健壮的水手。过往船只一旦遭遇不测或纤夫被纤绳卷入江中,红船便会奔赴现场,实施援救。每年,受红船救助而幸免于难的人不计其数。每救助一个人或者打捞出一具尸体,红船船工都会获得一笔丰厚的奖励。然而,自“中华民国”成立以来,内乱不断,救援资助难以为继。现在这些红船仅用于护送地方官员。

万县古桥

这座横跨于空中的桥,一头连着万县,另一头则通往万县西部郊区。 桥后是天城山,山顶的巨石上建有一座避难用的城寨。附近有很多这样的避难所。每当强盗或军队来袭时,地方百姓,特别是富裕人家,就会逃到山上。

山上的城寨地势险峻,仅有一条羊肠小道供人们进出,易守难攻,富人们还有自己的卫兵,他们不怕外来侵袭。

默默与长江为伴的万县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