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如何理解《战狼2》现象:逆全球化时代的“中国队长”(2)

2017-08-11 13:53:43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战狼2》剧照。


而《战狼2》在主旨思想上进行了一次有效的自我迭代。它不是将民族情绪往前推进,而是后退半步,从而试图赢得更多受众的认同。这种“后退半步”的余裕,在影片中一方面体现为中国官方的保守克制,恪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没有叛军伤害中国公民的证据,坚决不能出兵干涉,冷锋只能作为无武器、无信息、无援助的平民深入战地,直到中国工人已经被无差别屠杀的视频传至国内,上级首肯,才能自卫;另一方面体现为中国民众的道德情怀,起初是基于友情和亲情,把非洲小孩带上军舰、把中国工人的非洲妻子带上飞机,后来则是出于普遍的人性,竭尽所能地带领非洲工人逃离战火。这种巧妙回旋,让“战狼”从民族主义可能的狭隘走向中跳脱开来,赢得了新的表达空间。

冷锋作为个人英雄的大获全胜,让不少人将其戏称为“中国队长”。这种对美国漫威漫画旗下超级英雄“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的戏仿,点明了一个超级大国在全球秩序重组过程中,其塑造的时代英雄所肩负的双重含义:既是“美国的队长(America's Captain)”,又是“美国是队长(America as Captain)”。

而“战狼”系列从第一部到第二部的主题更新,正是从第一重使命向第二重使命过渡,最终完成了对这一双重使命的诠释。

从“弱者认同”到“强者认同”

传统套路的爱国主义教育片之所以在今日频频失效,哪怕引入无数明星鲜肉也收效甚微,关键在于其情感模式,仍然遵循着“悲情主义”与“弱者认同”。晚清以来弱国子民、备受屈辱的历史,成为中国在现代民族国家形成过程中的宝贵资源。“东亚病夫”“落后就要挨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是凝聚民族共同记忆的基础。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与和平崛起,这种以“悲情”作为演绎方式的讲述,正在青年一代中丧失根基。他们成长于中国改革开放、蓬勃发展的时代,看到的是天朝大国、万邦来朝,他们怀着一腔热血骄傲,很难对悲情叙事产生认同与共鸣。

而“战狼”系列,则恰恰希望在一个后悲情主义的时代,重新建构一种集体想象的方式。语境从“曾是弱者”,转变为“已是强者”。面对追兵,工厂要将中非员工区分开来,接走中国员工,非洲员工只能继续留在战火之中,这种可以理解的国籍区分,在影片视觉呈现上,却叠加了“种族(色彩对比)”、“阶级(机位高低)”、“性别(中夫非妻特写)”等复杂含义,瞬间激活了对于中国同样曾经为奴的弱者记忆。然而镜头一转,站在高架上的少东张翰,大声宣布“都是我的工人,我都要带走”,又将观众带入“已是强者”的现实。今天强大的我们,拯救了昨天弱小的我们,这种令人激动的超时空拼接,完成了从“弱者认同”到“强者认同”的转变。

关键词:战狼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