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世界剧场风波之后 博物馆是否需要道德部门?

2017-10-10 09:47:01  来源:artnet    参与评论()人

不过让我们假设Matthes的解决方案是合理的。即使明智对话能打败人云亦云,我认为博物馆项目还是留存着另一个问题: 那些有能力配备道德部门的机构,都是最大型与拥有最佳经济支持的组织。这样一来,许多相对小型的机构将会宁愿打出“安全牌”,以免承担丑闻与损失。

古根海姆美术馆“世界剧场”中国大展媒体预展现场,(从左至右:田霏宇、孟璐和侯瀚如)。图片:Weixin Jin

所以,在这种情境下会发生些什么呢?

许多大型博物馆便会在推出具有先锋意义的展览前,利用它们的道德部门加强自己修辞,给出华丽的辩护。如此便可以在处理具有挑战性项目时更自信地向前推进。而与此同时,那些无力聘请道德人士的小型博物馆则会变得愈加小心翼翼,因为它们在面对丑闻滋生漩涡时往往是最脆弱的。

我不看好这样的结果。除了经济因素以外,历史往往表明,在几乎所有面向公众的产业中,最强大、配备最佳资金的实体机构都往往拥有与其内容相对的反风险性。

正如加拿大记者Maicolm Gladwell在本周的一份访谈中所言:“当一个公司成长得足够壮大,它们也就变得如鸡屎一般”。保守主义集中在一起,因为由潜在争议造成的实际性下滑一直都超过了以危险方式尝试创新的难以估测的上升空间。

黄永砅被撤下的作品旁,艺术家亲手在航班呕吐袋上写的《艺术家声明》。图片:Cathy Fan

我的意思是,在社交媒体时代问题都趋向复杂化。我们也许很难想象反抗白米饭或柔情爵士乐的病毒式抗议,但我们却很容易想象到一个公司因自己在道德或基调上被察觉到的一个错误而分崩瓦解。

如果这个目前还处于假设阶段的机构道德新趋势成为现实,我们便有可能迎来这样一个未来——博物馆无论大小都选择退居争议的安全区域:大型博物馆这么做的原因在于它们的道德部门对其举办前卫展览发出警告。而那些小型博物馆这样做的原因则在于它们缺乏道德部门,所以对自身的脆弱性具有高度意识。

这样一来无疑可以阻止一些美国多媒体艺术家Sam Durant与美国艺术家Kelley Walker式的惨败(编注:这两位皆是引起争议的艺术家)。但这也就注定着我们将看到无穷无尽的(道德正确的)夏加尔展览。我不知道正确的回答是什么,但是下一次当发现你自己在脆弱变化之中保持期待时,你也许应将最极端的两类结果都再思考一遍。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