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梁鸿:断裂社会里,一整个阶层被迫成为漂泊者

2017-12-21 09:17:20    凤凰文化综合  参与评论()人

凤凰文化讯(冯婧报道)2017年12 月18 日,由单向空间、单读、单向街公益基金会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单向街·书店文学节”正式拉开序幕。六位当代创作者梁鸿、张定浩、李霄峰、陈楸帆、淡豹、戴潍娜,以“我的青年时代——一代人的痛与爱”为题进行主题演讲。本次演讲在北京Meepark798站举办。凤凰文化全程直播。

第三届单向街·书店文学节的主题是“一代人正在到来”,本场演讲率先回应了这个主题,并从“青春”的角度,回顾这一代创作者的个人史,以及我们的社会正在经历的变化。大家的演讲都关切到新技术时代、影像文化的到来,是如何塑造一代人的情感结构,在高度流动的时代潮流中,“文学”、“电影”、“乡村”、“女性”等固定的概念,是如何生发出新的意义。

梁鸿


梁鸿的演讲主题为《断裂时代的“痛”与“爱”》,她希望厘清演讲标题中“一代人”的概念,因为与我们同处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不同阶级、不同身份的人,都本应被包纳在“一代人”的叙述当中。但我们现在的社会是断裂的社会,其最大特点是“一整个阶层无法被包容到整体的社会结构之中”。如果我们在面对这个题目的时候只关注到自身,那么,她认为这只是“未经省察的痛与爱”,也就不是“真正的痛与爱”。

以下为梁鸿的演讲实录:

当说到“一代人”这个词语时,你心中的你的一代人包括哪些群体?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在今天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社会学家孙立平教授早在多年前曾经说过,我们身处一个断裂的社会和时代。“断裂”不单是社会阶层的分裂和固化,在更大层面上,也包括我们的心灵和观念意识的断裂。

2015年,我失去了我的父亲。天地变了。突然空旷了。万物萧瑟而且遥远,我无法找到与它们的联接点。这样一个人,如此亲密,如此纠缠,但他永远躺在黑暗里了。我想为父亲做点什么,我想为他及他那一代人做点什么,因为在一天天的痛中,我逐渐意识到,我们的很多痛都来自于我们的父辈,然而,我们并不真的了解他们,不了解他们的时代及给他们带来的影响,而不了解他们,就无法了解我们自己,无法了解我们是在怎样的河流里成长。于是,花了两年时间,我写了《梁光正的光》。不是歌颂、赞美父亲,而是想写出一个人,一个在生活最低处却试图发光的人,他的可笑、荒诞背后交织着时代的痕迹和作为一个人的倔强挣扎。

关键词:梁鸿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