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正文

清代戏曲小说中的针刺施虐 最毒妇人心

2017-11-30 12:15:05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古代文学作品中,针具施虐出现次数最多的当属清代戏曲小说。用针施虐者几乎全部都是以“悍妒”为主要性格特征的女性,受针具折磨之苦者则有男有女。这种手段较打骂等手段更显阴毒,不易察觉,想来又不免令人胆寒。这些角色的出现似乎就是为了印证那句俗语:“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明清戏曲小说中挨了悍妒妇人针头的有两类人。一类是悍妒妇人的丈夫,明末清初长篇小说《醒世因缘传》第七十九回《希陈误认武陵源,寄姐大闹葡萄架》中女主角寄姐发现丈夫狄希陈觊觎家里新买的侍女小珍珠之后,把小珍珠折磨得“三分似人,七分似鬼”。也对狄希陈痛下狠手,打骂一通之后“仍把狄希陈蒯脊梁,挝胸膛,纽大腿里子,使针扎胳膊,口咬奶膀,诸般刑罚,舞旋了一夜”。

清代蒲松龄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中又一则名为《江城》的故事,女主角江城发现丈夫高蕃因独居寂寞,欲纳陶家妇为妾,威逼媒媪李氏道出真相,曰:“明告所作,或可宥免;若犹隐秘,撮毛尽矣!”李氏担心被江城薅光头发,将高蕃之事和盘托出,江城假扮陶家妇,一直不语,直至高蕃举灯一照才一举将他捉住,“女摘耳提归,以针刺两股殆徧,乃卧以下床,醒则骂之。”

另一类则是丈夫纳进门来的妾室。清代陈栋所作杂剧《紫姑神》中,女主角阿紫被纳入魏家做妾,甫一进门便遭到家中悍妒主母曹姑的折磨,平日里:怒睛儿直视”,“大则拳棒交加,小则一场狠骂”。第一折唱段中,女主角自述悲惨经历,言说被曹姑用针扎、虐待到全身千疮百孔,直呼想死:“【小桃红】定要我玉纤纤生把粪渣探,定要我金莲走下尘泥坎,定要我马勃牛溲一齐地缆,稍有些不如意呵,若不是剪刀搀,则是绣花针百把这身上糁。(哭科)抵多少官刑,黑暗阴司对勘,到如今血虎林遍髓鑱鑱,我这样的人,早死一日,便好一日,不知老天还留着我作甚。”

蒲松龄《聊斋志异》中另一则名为《邵女》的故事中,主母金氏不孕,百般折磨丈夫所纳第妾室,林氏养女不堪金氏折磨,上吊自杀后,丈夫又纳了贤淑谦卑的邵氏女为妾。邵氏女拒绝与丈夫同房,帮助金氏与丈夫和好,像奴婢一般侍奉金氏周全,金氏仍然刁难、虐待邵氏女,“烧赤铁烙女面,欲毁其容”,其他人为邵氏女求情,金氏老羞成怒动用针具,“以针刺肋而是余下。”

关键词:清代扎针施虐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被布包裹的清代首饰

2017-11-30 09:04:56 首饰

好吃不过饺子

2017-11-30 09:04:11 美食 饺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