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汤炳正:朴学的经世致用

2017-09-26 14:49:21    光明日报  参与评论()人

汤炳正(1910—1998),字景麟,斋号渊研楼,山东荣成石岛张家村人,文字学家、语言学家、楚辞学家。20世纪30年代受业于章太炎之门,成为大师晚年最为器重的入室弟子,被推许为“承继绝学惟一有望之人”,并以戴震高足孔广森比之。大师既殁,汤炳正被推举为弟子中唯一代表在追悼会上发言。又应张季鸾之请,撰《章太炎先生之日常生活》一文刊于《大公报》上,并受聘担任苏州章氏国学讲习会声韵学、文字学主讲。

1945年9月起,先后历任南充西山书院、贵州大学、贵阳师范学院教授;1949年9月以后,历任私立川北文学院、公立川北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教授。治学七十余年,他在语言学、文学、历史学、文献学、神话学、民族学等领域卓有建树,尤以语言学理论和楚辞学研究蜚声海内外。在学术思想与治学方法上,他深受乃师影响,又能随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前进。治学严谨,能于小中见大,于现象中求规律,对一些千秋难解之谜提出自己的创见,受到中外学术界的重视。擅诗文,早岁以《故宫行》《彩云曲》等闻名于世,晚年又以“睿智与豁达”的散文作品,卓然独立。著有《屈赋新探》《楚辞类稿》《语言之起源》等。

许嘉璐在新版《〈章太炎全集〉序》开篇说:“世论太炎先生,曰‘有学问的革命家’,或曰‘有革命业绩的学问家’。”章念驰编的《章太炎生平与学术》封底简介:“今年(2016年)为‘有学问的革命家’‘有革命业绩的学问家’‘国学大师’章太炎逝世八十周年。”其中,“有学问的革命家”是鲁迅的名言,尽人皆知;而“有革命业绩的学问家”语出何处?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正是我的祖父汤炳正先生在《忆太炎先生》中提出来的。



汤炳正生前不喜参加社会活动,专意于学术研究,知名度逊于他的几位师兄,实则在学术研究上有不少开拓性贡献,也是“章太炎晚年在传人黄侃先逝后最属意的弟子”。(戴明贤语)

01

汤炳正,字景麟,1910年1月13日丑时生于山东荣成石岛张家村,这一天属干支纪年的己酉。春秋时期,荣成又名不夜城,当地夜犹未央,红日已在迷人的霞光掩映之下,从海天之际升起。这种奇观,一句唐诗“海日生残夜”形容得最到位。

汤炳正出生时正值曙光初现,雄鸡啼鸣,家里认为吉祥。及至满周岁那天,据我曾祖母回忆,当时他置其他物品于不顾,只抓了纸笔玩耍半天。父母自然高兴,希望这个儿子将来真能与纸笔打交道,成为宣付史馆的读书人,光耀门楣。



汤炳正《自传》

汤炳正六岁进石岛明德小学读书。这所小学是他父亲汤丕治(字显卿)任石岛商会会长时,于1910年创办的。明德小学是当地第一所有别于私塾的新型学校,老师多是经过培训的前清秀才。但只读了两年,父亲就又让他到村塾就读,以旧学的标准来打造。按他自己的讲法,是“一口气读了十年的‘四书’‘五经’”。

塾师张玉堂系前清拔贡,秀出班行,在当地很有名望。当时,汤炳正学习异常用功,常读书至深夜。他怕自己打瞌睡影响背书,总是高高地坐在被盖卷上诵读,稍有睡意便会滚倒下来。此后八十余年的读书生涯,先生从未有过卧床看书的习惯,自谓就是小时养成的。他每晚总要读书至深夜,怕父母发现,就用高粱秆编织的席子把窗户遮盖起来,使外面看不到一丝灯光。

汤炳正在五兄弟中身体比较羸弱,我曾祖父每晚都要他练习一套八段锦,而他则利用这段时间,边练功边在心里背书。有一段时间,每晚练功他都要把一部《易经》背完,才肯罢休。也正在这时,他开始浏览家中的藏书,并向京沪一带的书局邮购图书。几年间购置了《十三经注疏》《皇清经解》《二十四史》《百子全书》《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古文辞类纂》《华山碑》等。其中,《华山碑》后有太炎先生的《跋》,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接触这位朴学大师的文字。

荣成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这对汤炳正有志于学产生了不小影响。据他讲,自己在20岁以前,仅仅是为读书而读书,对读书能进入什么境界,达到什么目的,似乎从未认真思考过;而此后,才逐渐从塾师与父兄口中对学术之事略有了解。如对聊城的藏书家杨以增、曲阜的经学家孔广森、栖霞的训诂学家郝懿行、潍县的金石家陈介祺、安丘的文字学家王筠等诸乡前贤,尤钦慕景仰。这些人的名山事业曾给他以极大的诱惑。



关键词:汤炳正朴学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