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一代女杰何香凝:孙中山临终托付身后大事

2017-10-12 08:51:12    历史档案揭秘  参与评论()人

  【呛声孔祥熙,大闹公安局】

1928年岁末,何香凝发表声明,与蒋介石、汪精卫分道扬镳,与国民党割袍断义。她愤然辞去党内一切职务,放弃薪俸,离开上海。她游历了南洋和西欧,侨居于法国巴黎郊外,“画幅岁寒图易米,不使人间造孽钱”,在异域过着漂泊不定的旅居生活。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何香凝激于民族义愤,结束旅欧生涯,决心与四万万同胞共纾国难。淞沪之役,十九路军在前线浴血奋战,何香凝在后方积聚人力物力,建立伤兵医院。据她的《自传初稿》所记,大财神孔祥熙曾到上海救护所慰问伤兵,遇见何香凝,“哈哈孔”讨好地说:“廖夫人办伤兵医院办得很好,你愿意到南京去办吗?南京也正预备办呢!”何香凝毫不客气,一句话将“哈哈孔”顶到南墙上:“我愿意闻抗日伤兵的血腥味,不愿闻腐化官僚的铜臭味!”嗣后,东北全境沦陷,华北岌岌可危,外寇当前,蒋介石以国力孱弱、必须低调备战为由,继续抱定“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优先剿共,延迟抗日。何香凝看不惯这套兄弟阋墙的做法,她效仿诸葛亮当年馈赠女性用品激怒司马懿的成法,给蒋介石邮寄了一条布裙,还附上一首极尽讽刺挖苦意味的诗作:

  枉自称男儿,甘受敌人气。

  不战送河山,万世同羞耻。

  吾侪妇女们,愿往沙场死。

 将我巾帼裳,换你征衣去!

蒋介石一生收到珍贵礼物无数,很难一一记得,可这件“礼物”太特殊了,他至死也无法忘却。奇就奇在,这位大独裁者受了耻笑,居然捺着性子不曾发作。何香凝的资历是最好的挡箭牌。老蒋拿“母老虎”没办法,就在“小老虎”身上撒点气,借此找回心理平衡。

虎母无犬儿,廖承志17岁加入国民党,20岁转投共产党阵营,早早地与老蒋成了死敌。廖承志的政治活动半径很大,一生被捕七次,被软禁一次,先后品尝过日本、荷兰、德国、英国的铁窗风味,在国民党的监狱中被囚禁过多年。1933年3月底,英租界在国民政府要求下,将“共党疑犯”廖承志引渡给上海公安局。何香凝救“肥仔”(她对廖承志的昵称)心切,不顾重病未愈,在柳亚子陪同下,去找上海公安局要人。何香凝大驾光临,连上海市长吴铁城也被惊动了,将她请到客厅小憩,她却径直坐在上海公安局院子里,大声质问道:“我不是来做客的,我是来坐牢的。骂蒋介石要算我骂得最多,骂得最凶,为什么不抓我,却把这些无辜的青年关起来?”吴铁城又尴尬又窘迫,他害怕何香凝心脏病发作,会猝死在上海公安局,不好向国人交代,于是赶紧将难题上交,打电话请示宋子文。宋子文再请示蒋介石,蒋介石也担心“大脚婆”死了,会受到国内外舆论谴责,就让宋子文和吴铁城“瞧着办”。廖承志被释放了,何香凝大闹上海公安局,又是一场干净漂亮的胜仗。

1922年8月18日,陈炯明在广州白云山主持军事会议。何香凝一身泥污,突然闯入会场,使到会的军官面面相觑,鸦雀无声。陈炯明赶紧让座,为何香凝斟上一杯白兰地。她毫不客气,当众一饮而尽。陈炯明又叫勤务兵领着何香凝去别的房间更换干净衣服。何香凝冷眼看罢陈的表演,厉声表态:“衣湿有什么要紧?我今天来,还做好了血湿的准备!”这话就像一根尖利的鱼骨,直噎得陈炯明回不过气儿。



  【“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何香凝遵从孙中山的临终嘱托,成为宋庆龄身边最可信赖的至交。她曾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绘《菊石图》赠予宋庆龄,激赏之情溢于言表:“唯菊与石,品质高洁;唯石与菊,天生硬骨。悠悠清泉,娟娟明月;唯菊与石,品质高洁。”两人深厚无比的同志情和姐妹谊直接决定了何香凝后半生的政治走向:她与孙夫人一同摒弃国民党右翼阵营,出国等待机会;一同营救“七君子”(民主人士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王造时、史良、沙千里),发起“爱国入狱”运动;一同组织成立“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为民主斗士杨杏佛善后;一同反对内战,与蒋介石不共戴天,坚决留在大陆。晚年,何香凝担任过民革中央名誉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还担任过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真可谓老当益壮,不坠青云之志,受到的推崇也是当世无几。

有人说,“文革”期间,周恩来总理开列过一份特别保护名单,13人中有宋庆龄、郭沫若、章士钊、张奚若、何香凝。其实,周恩来远不止为13人下过特别保护令,钱学森等数百名科学家所受到的保护尤为严密周至。

庄子有“寿多则辱”的说法。“文革”期间,何香凝的政治生活突然变成了一团浓得化不开的迷雾。许多老朋友因为各种强加的罪名含冤而逝,她寿至期颐,尽管有幸得到挚友周恩来总理的特殊关照,在万方多难的浩劫时期免受狂飙冲击,但她的处境仿佛鼎鱼幕燕,似安实危。何况她的精神每天都要忍受痛苦的煎熬,爱子肥仔(廖承志)再度身陷囹圄,音信全无,这一回她就是想骂人,也不知该骂谁;就是想救人,也不知从何着手。即使是至友宋庆龄那儿,她也不方便多走动。1966年,宋家在上海的墓园遭到红卫兵的疯狂破坏,宋庆龄看到照片后伤心欲绝,何香凝打电话去安慰,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她想到自己当年曾向病危的国父亲口承诺,竭尽所能保护孙夫人,内心就不禁隐隐作痛。

心境凄苦则画意索然,她提起画笔,就自然想到母子在画案前合作的温馨场面:肥仔先在宣纸上画出若干人物,然后她依形就势,去布置花鸟虫鱼、梅兰竹菊、亭台楼榭、山水云雾。一旦失去肥仔作陪(为使廖承志“免遭毒手”,周恩来以“隔离审查”名义将其保护起来近三年——编者注),她的心里就感到空落落的。昔日的艺友傅抱石病逝了,潘天寿正遭受迫害。寂寞之中,这位双清楼主只能靠回忆度日。当初她选择绘画,是由于孙中山、黄兴在国内组织和领导武装起义,需要起义的军旗和安民告示的花样、军用票的图案等,得由丹青高手设计图案,绘制成形。辛亥革命期间,反清起义部队所用的旗帜符号,不少就是何香凝在孙中山的当面指导下描绘和绣制而成的。那些爱国者云合雾集的日子早已一去不返,何香凝一生画虎画狮画梅画松数以千计,又何尝不是革命精神合乎逻辑的延展。

何香凝的生命经历了94度春夏秋冬,大多数岁月都是在严酷险恶的环境中度过的。她曾在一幅《梅花水仙图》上题诗言志:“一树梅花伴水仙,北风强烈态依然。冰霜雪压心犹壮,战胜寒冬骨更坚。”她做到了岁寒而后凋,这样坚毅刚强的奇女子必定史上留名。

1972年9月1日凌晨,何香凝魂归道山。弥留之际,她仍然牢记自己早年与廖仲恺发过的“生则同衾,死则同穴”的誓言和那副“夫妻思,今世未全来世再;儿女债,两人共负一人完”的挽联。她对多年挚友周恩来提出的唯一要求是“我不要烧”:她不愿去世后被火化,一旦火化了,就无法陪伴地下长眠的夫君。中共中央特事特办,批准并安排何香凝与廖仲恺合葬于南京紫金山中山陵园墓地。这一对革命夫妻分别了将近半个世纪,尽管天上人间早已非复旧观,但他们相知相爱的灵魂永远都不会变得陌生和疏离。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何香凝孙中山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