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
当前位置:文化 > 非遗 > 民俗 >

今宵闲煞团圆月,多少游人只看灯

今宵闲煞团圆月,多少游人只看灯

某种角度上,元宵是比除夕有趣的,除了烟火和高升一样会放,还有灯。好在这种灯并不是与现代社会声光化电的白炽灯、荧光灯同类,而是历史谱笺上的仕女提在玉臂上的古典。虽然起初是烛火,也是唐代以降那个古中国里一路流泻过多少暗夜的对光明的渴望。大概在古人的眼里,只要趁着月明、借着烟火的辉映,那东风夜放花千树是极煊煌的。我总觉得,灯和火都是有情调之物,因为光创造了影,光影相倚才有珊珊之致。

古代的元宵花灯,有大小、高矮、长短、方圆等式,有纱纸、琉璃、羊角之别。看一些民国的文章,还品类殊盛着,兔子灯、蛤蟆灯、鱼灯、麒麟灯......汪曾祺还写过元宵看走马灯,“走马灯不过是来回转动的车、马、人(兵)的影子,但也能看它转几圈。后来我自己也动手做了一个,点了蜡烛,看着里面的纸轮一样转了起来,外面的纸屏上一样映出了影子灯罩上绘人物”。说真的,虽然我从小会在作文里用到“人像走马灯一样地换”这句俗语,却从未见过走马灯。本以为有多盛大壮观,其实看来无非就是看着灯转,只是对老旧的人来说,它转的是更迭无新意的四时节序中对变化的渴望。

十二生肖走马灯

十二生肖走马灯

我成长的年代,城市里已经没什么古典的灯火,所以看辛弃疾的句子“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纯粹只能想象,后来再看张岱写西湖之夜“灯火优傒,声光相乱”,更是怅惘。有时候做梦,还会梦到一片片红绸的有裥的灯罩里发出蒙蒙、颤颤的光,不清楚那是檐下的红灯笼抑或是我小时候床头的纱罩台灯,它映亮我梦的一角。

我有一张照片,是三四岁时在深圳的元宵之夜拍的,我妈妈抱着我,去拉扯那有垂缨的宫灯,灯是有折面的,让我想起我有一个杏花楼月饼盒,上面的嫦娥以飞天的姿势婀娜而上,臂上的飘袂同时扶摇一盏金光闪耀的宫灯。我想,凡是画里的宫灯应该都是点烛火的,所以叫风灯也不为过,烛火烧着它便磔磔地转,直到蜡尽,所以古人笔下风动影摇的场面总特别多,也是极好的伴眠之物。但如今的宫灯都放电珠炮了,相当于万家灯火的延伸,没有明灭、摇曳,毕竟没有风姿。

今宵闲煞团圆月,多少游人只看灯

我再也没有在古典的灯罩子上见到什么动人的图案,除非把灯直接做出造型,江南水乡上莲花灯是有的。谁还会在灯上工笔细刻?且看清代《京都风俗志》的记载,“列国、三国、西游、封神、水浒、志异花卉则兰菊、玫瑰、萱、竹、牡丹,禽兽则鸾凤、龙、虎以至马牛猫犬与鱼虾虫蚁等图,无不颜色鲜美,妙态纯真,品目殊多。”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推荐阅读

    真实的鲁迅,比你知道的鲁迅有趣一百倍

    真实的鲁迅,比你知道的鲁迅有趣一百倍

    到鲁迅,我们就会想起一句话:“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

    2022-09-30 09:46 鲁迅 生活态度
    避讳字能否为《兰亭序》真伪添一别证

    避讳字能否为《兰亭序》真伪添一别证

    王羲之所作《兰亭序》,无论是文章,还是书法,历代传诵摹写,是中国文化史的标志符号。然而,围绕《兰亭序》的争论也很多,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话题,就是《兰亭序》是否为王羲之所书的真伪之争。

    2022-09-29 10:39 兰亭序 真伪问题
    秋来画蟹墨趣多

    秋来画蟹墨趣多

    “稻熟江村蟹正肥,双螯如戟挺青泥。”秋风起,蟹脚痒,明代画家徐渭的一首《题画蟹》诗,写出了蟹的神韵,也把历代文人墨客喜欢画蟹、食蟹的雅兴抒发出来。

    2022-09-28 10:26 历代文人墨客 秋天 画蟹
    永定门御道 斑驳间讲述中轴线故事

    永定门御道 斑驳间讲述中轴线故事

    何谓御道?通俗讲就是专供皇帝走的路。最早的御道出现在汉代,此后历朝历代都兴建了诸多御道。不过因史料的缺乏,我们很难了解其具体情形。清代定都北京后,因皇帝出巡、围猎、祭祀等活动繁多,形成了以紫禁城为中心向四方辐射的专用道路体系,同时也留下了众多有关御道的资料可供研究。在这些数量庞杂、功能各异的御道中,有一条地位特殊,甚至皇帝在这条路上也不能坐轿而只能步行,这就是从紫禁城到天坛的祭天之路。

    2022-09-27 10:41 永定门 中轴线
    莫奈: 如果没有雾,伦敦就不会那么美

    莫奈: 如果没有雾,伦敦就不会那么美

    莫奈有过三次伦敦之行,他的主题系列侧重于滑铁卢大桥(Waterloo Bridge)、查令十字大桥(Charing Cross Bridge)和国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这三处城市景观。莫奈的伦敦系列是一种超前的尝试,这些画常常激发莫奈去伦敦故地重游,审视他多年前的艺术品味、缅怀那段难忘的过往岁月……

    2022-09-26 10:33 莫奈 伦敦 画法 艺术
    唐朝琵琶与诗的浪漫邂逅

    唐朝琵琶与诗的浪漫邂逅

    琵琶,本作“批把”,又曾作“枇杷”。其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弾拨乐器之一,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由外域传入我国,在经历了魏晋南北朝的长期演变发展后,到了中国封建文化的顶峰阶段唐朝时,文人艺术家对其推陈出新,使其取得了乐坛霸主的地位,被尊为“燕乐之首“。

    2022-09-23 14:15 琵琶 文人 艺术家
    将《最后的晚餐》放大,揭开这幅画的秘密

    将《最后的晚餐》放大,揭开这幅画的秘密

    从文艺复兴时期到今天,许多令人赞叹的艺术品都流传至今,让人们再度欣赏。人们常说艺术家的思想都是走在常人思想之前的,例如画家当时所做的画作,就算到今天人们也依旧在探索画作里的奥秘。

    2022-09-22 10:42 最后的晚餐,探索画作里的奥秘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为何戴上清朝珠呢?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为何戴上清朝珠呢?

    蜀国丞相诸葛亮羽扇纶巾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我国的国粹“京剧”老生诸葛亮的扮相,穿八卦衣手持羽扇都无可厚非,但胸前戴着一串清朝的朝珠,就让人匪夷所思了,这是为何呢?

    2022-09-21 11:33 京剧 空城计 蜀国丞相诸葛亮
    四合院里有什么?

    四合院里有什么?

    中国人都有自己的安居情怀。蒙古包的生活徜徉自在,土楼的大家族团结一致,江浙四水归堂文气尤然,湘西吊脚楼上慢调悠哉。四合院里,却是“清风杨柳芊,院庭四合间”。

    2022-09-20 10:58 四合院 老北京
    【大美中国】黄河东流处 一路欢歌声

    【大美中国】黄河东流处 一路欢歌声

    在这里,黄河猛然东转,拐出了一个90度的弯;这一弯,将运城揽入了“黄河母亲”的怀抱,运城人自豪地称她为“母亲的臂弯”。也许是母亲的怀抱温柔安逸,从此黄河就像被驯服的精灵,浩浩荡荡奔向大海……

    2022-09-19 10:07 运城 黄河故事 河津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