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化聚焦 > 正文

许倬云寄语新岁 不要变成人工智能的奴隶

许倬云

许倬云

马勇

马勇

余世存

余世存

许倬云寄语新岁 不要变成人工智能的奴隶

许倬云寄语新岁 不要变成人工智能的奴隶

主题:三代学人新年谈话——在历史中安顿自己

时间:2023年12月30日10:00

地点:余世存抖音号直播

嘉宾:许倬云史学大家,美国匹兹堡大学荣休讲座教授

马勇史学家,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余世存文化学者,作家,诗人

孙中山先生认为中国是一体的不能按照美国的联邦制治理国家

马勇:非常高兴见到许先生。我读书的时候读过您的《古典中国研究》。

请教第一个问题,我读近代史时发现,从魏源到郭嵩焘〔编者著:郭嵩焘(1818—1891),晚清官员,湘军创建者之一,中国首位驻外(法、英)使节〕到康有为,他们在面对西方的时候,都多少认为西方的体制和中国的古典体制有内在的相似性——比如郭嵩焘就觉得西方的地方自治及其政治架构中的联邦体制,和中国古典的周朝体制有关。

许先生怎么看周朝诸侯国体制和西方联邦体制有相似性这个说法?

许倬云:你这个问题很好,可是答起来比较麻烦。

首先从政治学角度,西方联邦的早期形态是伴随近代欧洲的开拓历史出现的。例如草原民族蒙古族群(包括匈奴等),他们基本是散居各处的放牧族群,只在需要开疆拓土时结合成军,成为联合的战斗体。

而中国西周分封制出现时,生产方式已经从放牧演变为基本以农业为主,尤其在黄河流域与长江中上游流域,已经主要是定点而非游牧了。并且西周分封制下的诸国没有权力离开,君统和政统的关系平行而不相同,诸侯国之间有亲属关系。所以不能说是“联邦制”。

欧洲历史上,比如中古所谓“神圣罗马帝国”,乃是虚设的集合体,其实际是以教皇为主的联盟——在教皇领导之下,选出一个神圣罗马帝国的君主。史学家常讥称: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也非“罗马”,更非“帝国”。

倒是到了近代的大英霸权,其下属的国家视之为宗主国。那些其后独立的前殖民地国家,都是大英分出去的,这和西周比较接近。尽管分出去了,这些国家依旧拥戴共主——女王或者皇帝。如此结构,其实不是真正的联邦,只能说是殖民体制下宗主与属国之间的集合关系。

至于美国,是最早原本独立的十三个殖民地整合成为一个联邦体的国家,因为他们当时面临两大难题,一是如何开拓内陆;二是如何处理与旧日宗主国的关系。这一新成立的国家,因其内部各成分来源不同,既要维持统一国家的局面一致对外,又要保持各州相对独立自主的权利,于是发展为参议院代表州权、众议院代表各处民权。于是,总统、两院以及为了排难解纷而设立的最高法院,构成“三权鼎立”的制度。

在美国的联邦制度下,各州“独立自主”的前提,是“州”不能离开“国”。美国内战,就是因为南方各州不愿意遵照联邦决定废除奴隶制——他们认为,联邦已经违背了约定,各州本来就有自己做主的一部分权力。南方的分裂,逼得联邦政府以北方各州的实力开战,坚持维护联邦制的统一主权。

以我了解,美国联邦制这一模式在欧洲并无前例,乃是借鉴北美印第安族群的传统。美国建国以前,在我现在生活的宾夕法尼亚州北面、五大湖区附近,有约二十万印第安人组成的易洛魁联盟。易洛魁联盟由六个部落单位联合而成,每一部落可以选两位长老参加联盟会议。如此安排相当于今日美国的参议院。发动战争时,每一部落可按其人口数量及所能动员的壮丁数,由各部落选出自己的指挥官,代表部落参与共同作战。这就类似今日美国众议院的制度。

很少有欧洲学者愿意承认美国制度设计中易洛魁部落的渊源。中国学者知道易洛魁部落的大概也不多。这一渊源,形成美国的“双轨制”。

然而时至今日,美国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权力如何划分,往往会碰到为特定问题而发生争执的情况。某些州与中央的解释,各执一词,则有待大法官会议或最高法院根据宪法裁定是非。

总而言之,美国这一制度几乎可以说独一无二。近代中国也曾经讨论过中国是否应该施行联邦制。后来孙中山先生认为中国是一体的,不能按照美国的方式治理国家。

司马迁写《史记》之前原本各国有各国的史书

马勇:谢谢许先生!第二个问题,原来我们的历史叙述中,夏商周秦汉魏晋是一个单一的线索。这些年我在读中国历史时感觉,其实我们的历史有一个共时性——从三代开始就有,比如夏商周并不是完全线性地走过来的,往往在一个主线之外,还有副线。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谈影响明朝历史的外部因素,必须考虑到北元的存在——元朝的残部和明朝差不多同时了。许先生有没有注意到此,或者怎么来论述中国历史存在的共时性?

许倬云:其实根源来自对帝王“一统天下”观念的过分解读——“国无二君,天无二日”。这是统一大帝国的意识。

以中国先秦的历史而言,在司马迁写《史记》之前,原本各国有各国的史书。重要的历史事件,几个国家分别有各自的记载。中国历史原本就是分开记录。直到司马迁写作《史记》,希望“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系统梳理、整合了汉代以前的历史、文化、思想,开启了后世纪传体断代史的先河。

这是因为秦朝已经兼并六国,而汉承秦制。其间也有列国重叠的时期,只是司马迁立下“天下大一统”的体例——君权不容分割。新朝不愿意承认前朝的遗留,在“新朝写新史”时,往往刻意将前朝残存的部分一笔勾销。

其实先秦的体制是,新君并不完全抹杀前朝的遗留,而是创为“三恪”制。例如,商代的后人是宋——宋人以商王室后代的身份,依旧奉祀商代社稷。而在周人王室的体制之下,即是部属,又是客位。

马教授所提“共时性”,实际上是一种权宜的措施。而且,王室与“三恪”之间,终究还是有尊卑上下的差别。

真实发生的历史是,一个大一统王朝即将灭亡时,往往会有余部在抵抗,造成事实上前后朝并存的情形。举例言之,明朝正统君位灭亡后,先是有短暂的南明,接着有郑成功以“国姓”的身份执掌台湾。最后,广西的桂王年号“永历”,其实基本上没有自己可以真正管辖的领土,居然维持了十六年。包括夔东十三家等,在三峡地区,名义上也是拥戴明室正统。明代这一串甚至不够“偏安之隅”的延伸,其实不能算是真正两个朝代的对立。

中国的姓氏不能完全当做原来所谓“五族共和”区分“族裔”的表征

马勇:我的第三个问题,我们讨论中华民族,主体民族可能是汉人,但实际上,在历史演变当中,中国境内的匈奴、契丹,一直到后来的女真,这些族群并没有被物理性消灭,都到内部消化了,因此中华民族并不是一个单一民族形成的。

不知道许先生怎么评价、回望中华民族形成过程中的多元性。

许倬云:中国从秦始皇开始号称“天下国家”,“天下”是没有边界的,“皇化”是“普天之下”的,只是存在“化外”与“化内”之别。这一意识形态延续到今天,使得中国人有时候显得“自大狂”。

等到孙中山领导革命,号召“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一旦革命成功,满清就归回到它入关以前的地位。其实,清朝三百年治理,中国人的发型、服饰已经相当“满洲化”;时至今日,满族人几乎被汉族同化殆尽,变成中国人的一部分了。

“汉族”的固有观念,我们有所修正。这一“同一民族”的观念,与各省的地域观念,既重叠又冲突。

我们三个人要往回追溯,祖上都未必全是纯粹的汉人。我们许家是姜太公的后代,比较清楚。马姓就很难说了,你府上在安徽,然而西北地区有“马家军”,满地都“马姓”,与你连不上谱,是不是?

再说,唐代赐姓为“李”的少数民族甚多。时至今日,依然是中国人数排名前几的大姓之一。其四,战国时代至少七个国家都曾称王。那些“王孙”在秦大一统后,往往就以“王”为姓。于是,“王姓”人数之众,当是全国第一。

从四千年前开始,陆续有大批移民南移,进入徐淮地区,“余姓”是其一。其实“余”“徐”“佘”三姓同源——有一部分“徐姓”的双人旁消失,就是“余”;“余”减掉中间一竖,就是“佘”,下面加“田”字的就是“畬”。

所以,每一族群的名称,因时而异,因情势而有不同。所以,中国的姓氏不能完全当做原来所谓“五族共和”区分“族裔”的表征。

在中国这一广大区域,汉语是最为通行的语言。然而,汉语也分“北方官话”,四川、湖北、湖南的“中州口音”,江南的“吴越口音”,广东、福建的“南方口音”,以及云南少数民族“百越口音”等等,都不一样。

中国也好,汉族也罢,其内部存在相当复杂的来源和漫长的演化过程,才终于发展为今日中国大一统的形态——这一农耕文化的结合体,其内部既不能彼此独立,又不能完全脱开。我们自称为“汉族”,是因为直到汉朝,中国才第一次系统整合为“天下国家”的形态,汉朝深恩厚德,因为其宽大的政策,所以“汉”这个名字被人们所纪念,成为民族的称呼。

“禅让”是历史学家希望看见政权“和平转移”、没有战争而假定的概念

马勇:谢谢许先生!我的最后一个问题:

我们过去的历史书强调的是阶级斗争——一个阶级和另外一个阶级、一个王朝和另外一个王朝,都是冲突、斗争、厮杀过来的。其实中国的历史从远古开始,可能有另外一个脉络。这在后来也有体现,就是夏商周的“禅让”——一个王朝和另外一个王朝之间并不都是正面冲突。禅让在后来2000多年当中仍然可以不时看到。我做辛亥革命的研究,清朝最后的退位也不是正面冲突完成的。

这个禅让体制,在中国历史叙事当中应该是一方面,不知道许先生对这个事情有没有考虑过。

许倬云:“禅让”是历史学家希望看见政权“和平转移”、没有战争而假定的概念。

尧、舜、禹号称“三代”,其实是三个独立的族群,自东而西,平行分布在黄河中游——相对而言,尧的族群在东,几乎已经到了黄河三角洲的顶点;舜的族群在中,运城平原之东;禹的族群在西。

夏人源自陕北,是由石峁遗址代表的西方族群,逐渐向东扩展,进入运城平原。“三代”最后归结于夏,是有道理的。大洪水之后,夏这一族群生活的地区地势较高,有中条山系挡在黄河边,因此家园未遭水患,能够保有相对强大的力量。而唐尧、虞舜这两个族群,家乡都蒙受水灾。

“尧”与“舜”作为两代,是后人“假定”的。事实上,这是两个族群的名字。这两个族群也并非自然族群,而是部落群体的结合,可以称之为“部族交会的集合体”。

唐尧这一群体,究竟如何失败?败于何人?历史上有些传说,很难确定。大概可知者,唐尧失败后从中原迁离,究竟落脚何处,我们无法确认。至于虞舜的下落,也不清楚。楚国屈原的《九歌》记载,舜的夫人娥皇、女英,居然出现于洞庭君山——屈原的《天问》颇多关于中原海岱地区的故事。

如此情况,意含“三代”政权转移的过程并非和平过渡,背后存在族群之间的斗争。我认为大洪水以后,夏禹的力量相当强大,虞舜根本无法抵抗,只好经过今天荆湘南逃。

然而,夏人的政权也并不稳固,东方还存在强大的东夷。虽然在夏人的领导下平定了水患,然而并不意味着完成了族群的整合。所以,夏代建立以后,“少康中兴”以前,中间被后羿所代表的东夷族群挑战、夺取政权长达数十年。

夏人群体的性质和结构,我们并不清楚。然而,从石峁至二里头之间,空间的转移、时间的延续,都必定包含了一个从西向东延伸的过程。至于夏的政权,如果真是由这一集团领导了治理洪水以后的黄河中游,则其领导者的权威以及这一群体的动员力及组织力,并非一蹴而就、短时间能完成的事情。

与过去尧舜两个集团在黄河三角洲顶端附近发展的松弛群体相比,夏人从西迤东,终于涵盖了整个运城平原,甚至于包含汾河湾。如此巨大的群体,而又有治水的大工程,其领导与动员结构,就不是黄河中下游尧舜时代的联盟可以相比。

这一新的团体,以我的想法,就是从部落联盟过渡到初级的国家形态。而且,二里头出土文物已经相当清楚,中国的青铜时代终于出现,其产物已经不再是从西方抄袭的小型兵器、覆面等,而是相当具规模的礼器——礼制的出现,是权力的象征。

及至战国晚期,战乱频仍,人们希望有一个和平礼让的社会,所以造出“三代禅让”这套秩序。其实,“禅让制”与《礼记·礼运·大同篇》所说的“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一样,都是假设的。

“大同世界”的实际模式我们没看见。假如有之,也许就是“桃花源”一类的小型社区——内部没有统治威权,也没有管理的阶层,只是人人按照习惯共同相处、彼此协助,以“无秩序”作为秩序。

至于后世的“禅让”,也都是假的。西汉末年的王莽,自己觉得深孚众望,搞了一套禅让仪式自己骗自己,建立新莽政权。其实他是个书呆子,以为依靠经典和书本就能治理好国家,最后一塌糊涂。此后,魏晋南北朝的朝代更替出现过多次“禅让”,直到后周与北宋的易代也是如此。至于辛亥革命,满清与民国的政权交替,更不叫“禅让”,而是“革命”——孙中山领导的革命,革掉了前朝旧命,另立新命。

我担心有一天人类不会思考、没有情感变成人工智能的奴隶

余世存:马勇老师与许先生都是历史学家,聊的都是历史学专业的问题。我要替网友们问许先生一些好玩的话题。

因为这些年来科技发展,曾经有人很乐观地认为,可以把我们自己的大脑拷贝到互联网上。但是2023年有一个大事出现,就是ChatGPT。它的出现,让一些人又悲观起来: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面前,我们人类的个体太渺小了;而且即便是把我们的头脑拷贝到互联网上,我们仍有可能会成为AI的一个低端存在,成为智能机器人的一个玩物。

您觉得科技的发展真能到这一地步吗?

许倬云:我的感觉是,目前所有的人工智慧工作原理,都是基于检索已经存在的东西。比如人工智慧编撰一篇文章,是根据已有的句法、观念、知识,拼凑而得出新的综合体。其中并没有创见,也没有灵感,更没有感情。

所以,我是既用它,又很防备。我担心有一天人类不会思考、没有情感,变成人工智能的奴隶。就像一部电影《幻想曲》所描述的那样,一个小巫师通过魔法召唤出一桶水,最后水流不断,泛滥成灾。今天的人工智慧,都是“一桶桶水”,没有“小巫师”。

至于人类的情感与灵感、人类头脑中创造性的想法来自何处,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大脑结构中,有一个不知道的东西在创造这一切。就等于站在太空的维度观察世界,大粒子大到无边无际,小粒子小到不知踪迹。这两端之间,我们有可能穷尽其间的配合吗?不能。

偶然出现的火花,就是一个创造。在那个“火花”成为一个观念或事实以前,人工智能系统检索不到它。因为,搜索引擎不能检索未知领域。再强大的人工智能,也只能从已知的部分归纳出最可能的情况。它没有创见,也不会有情感、爱憎以及“仇恨”“妒忌”等情绪。

我希望人工智慧进步,以便于检索资料、处理信息。另外一方面,我希望人类不要成为它的奴隶。

余世存:许先生,明年是龙年,我们好像又有新的希望。在龙年到来之际,您对年轻人有什么寄语吗?

许倬云:各位朋友,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希望大家走向更好的一年。中间有些要担待的艰难困苦,就好好度过,用点气力——用点努力、用点毅力。等困难过去,就有个美好的一年在你们前面。你们年纪轻,前途无量,好好走下去。谢谢!

(责任编辑:陈玲玲)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推荐阅读

    新春旅游玩法“上新”

    新春旅游玩法“上新”

    腊八节当天,文化和旅游部启动“欢欢喜喜过大年”2024年春节主题文化和旅游活动,包含7大板块25项主体活动,涵盖惠民文艺演出、公共服务活动、非遗体验展示、旅游休闲消费、冰雪研学旅游、文博展览展出、国际国内互动等多个领域,为人们喜庆过年、快乐出游提供了丰富的选择。

    2024-02-01 09:57 文旅 春节旅游
    纪录片《智在匠心》 彰显中华非遗之美

    纪录片《智在匠心》 彰显中华非遗之美

    福建非遗文化是千百年来中国代代相传的智慧结晶,彰显着独有的东方审美,而沉淀在这些非遗作品之中的,正是文化与历史的厚重质感。《智在匠心》以中外共通的叙事方式,通过八闽工匠对传统技艺的自述与理解,润物无声地在文本中注入文化和哲学意涵,让海外受众更加深刻地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感受东方文化的含蓄之美、纯朴之美、灵韵之美。

    2024-01-29 09:52 中华非遗 纪录片《智在匠心》
    多彩文化 辉映红山(你所不知道的一级馆)

    多彩文化 辉映红山(你所不知道的一级馆)

    在赤峰市新城区锡伯河畔,矗立着一座古朴典雅的建筑,这便是赤峰博物馆。该馆1987年正式成立,其前身是始建于1958年的昭乌达盟博物馆筹备处,2010年新馆建成并对外开放。2020年12月,赤峰博物馆被评为国家一级博物馆。

    2024-01-23 09:56 赤峰博物馆 红山良渚文化展”
    尺寸藏万象 抚简阅千年

    尺寸藏万象 抚简阅千年

    简牍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存。天水放马滩秦简、居延汉简、肩水金关汉简、地湾汉简、敦煌马圈湾汉简、悬泉汉简……珍贵的简牍像一部“百科全书”,生动讲述着2000多年前丝绸之路上的点点滴滴。

    2024-01-17 09:49 甘肃简牍博物馆 简牍
    汉籍合璧 文脉赓续

    汉籍合璧 文脉赓续

    2017年,全球汉籍合璧工程启动,2018年,该工程被文化和旅游部、教育部作为国家重点文化工程列入“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山东大学是该工程的责任主体单位。

    2024-01-15 10:04 中华古籍 数字化利用
    为啥南方小土豆?中国的南北差异真和农作物有关?

    为啥南方小土豆?中国的南北差异真和农作物有关?

    2024年刚一开年就出现了好多热梗,其中最火的恐怕还得是哈尔滨了。“滨子”和“南方小土豆”的甜蜜故事,“东北粗粮”与“广东细糠”的终极对决……细心地朋友可能已经发现了,最近这些网络热门话题,似乎都是围绕着“南北差异”产生的。那么,中国的南北差异到底从何而起呢?

    2024-01-12 10:16 哈尔滨 南北差异
    数字技术赋予千年壁画无限生机

    数字技术赋予千年壁画无限生机

    让千年壁画重现华彩!太原北齐壁画博物馆不久前正式向公众开放,这是全国首座建设于壁画墓葬原址上的专题博物馆。在这里,人们不仅能从壁画中感受北朝时期贵族的生活,还能结合数字VR、动画长卷、人机互动等多种方式重新认识文物。

    2024-01-08 10:08 太原北齐壁画博物馆 文物活化利用
    武侠小说里藏龙卧虎的镖局是如何消失的?

    武侠小说里藏龙卧虎的镖局是如何消失的?

    清中期以来,在小说《施公案》《彭公案》《永庆升平》中,就已经出现和镖局相关的记述。清末《三侠五义》《七侠五义》等侠义小说问世,镖局更是与侠义文化相结合。之后,新派武侠小说进一步演绎出成体系的镖局行动指南,镖局的接镖、走镖都有严格规矩,这使得镖局故事深入人心。

    2024-01-03 10:33 武侠小说 镖局
    宠物行业的生态化发展、数智化生存、情感化交互

    宠物行业的生态化发展、数智化生存、情感化交互

    宠物行业的快速发展,在社会关系上,也悄然架构起一张“人与宠物伴生”的生态空间,涵盖了“生态化发展、数智化生存和情感化交互”的新生活时空,同时也夯实了“宠物作为人类的生活伴侣、宠物作为商品和宠物作为消费者"的多元化角色,更是重塑了宠物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重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甚至是人与自身内心的关系,其实是构建了一种新型的生命共同体的存在。

    2023-12-30 11:05 数智化 宠物行业
    專訪方力鈞:探索面孔与陶瓷

    專訪方力鈞:探索面孔与陶瓷

    位於牛津的阿什莫林博物館正在展出中國著名當代藝術家方力鈞的個展——《方力鈞:面孔與陶瓷》。此次展覽由牛津大學亞洲與中東研究系的副教授兼阿什莫林博物館的中國藝術策展人馬熙樂教授精心策劃。展覽自2023年10月14日開幕,將持續至2024年4月13日,全面展示了方力鈞自20世紀70年代末至今日的多元藝術實踐。觀眾將有幸一窺方力鈞逾百件的代表作品及最新創作,這些作品涵蓋了素描、油畫、水墨、木刻版畫、陶瓷雕塑、瓷板畫,乃至實驗性紀錄影像等多種藝術形態。

    2023-12-29 15:47 方力鈞 陶瓷艺术

    中华网文化头条号

    中华网文化微博

    联系方式

    频道合作
    负责人
    chenjing@zhixun.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