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正文

年轻人还在丧 中老年人已经找到了生活的乐子

小时候,读书君总想离开老家,主要是为了离开那种看上去很没意思的生活——隔壁的大爷遛弯儿多年,每次都走相同的路线;保安大哥坐在保安亭里看着外面,从黑发看成了花白头发。世界那么大,生活那么丰富,这么度日可太没意思了。

当然,那是一种孩童时的天真幻想,等尝过点酸甜苦辣,见识过成年人的生活后,才发现那些中老年人,真懂得生活之道。

生活之道是什么?作家高军的新书《咕噜咕噜下春山》中,有一个答案:哪怕处在下坡路,也要带着玩乐之心。

他写秃顶的美学意义,写在保安亭门口种葵花的保安,写泰然自若与儿子谈论死亡的父亲。瞧,这种发现生活乐趣的能力,可把年轻人们给羡慕坏了。

下文摘选自《咕噜咕噜下春山》,经出版社授权推送。小标题为编者所拟,篇幅所限内容有所删减。

01

谢顶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啊!

老实地说,我很羡慕中年谢顶的朋友,甚至在羡慕之余还有点嫉妒和恨。一个中年的男人,谢顶不是一下子开始的,它简直可以说是一场盛大的季节转换。这种转换可能起源于某一天早晨起床,发现枕头上几茎头发,或者是梳头时发现梳子上缠了头发,甚至是清理下水管出水口时,发现水下不去,原来是被落下的头发堵住了。你拈起一撮头发若有所思。

这一切都进行得静悄悄的,像初春时枝头第一茎暴出的新芽,像冰层下涌出的第一道清泉。你能感觉到风真切地抚摸到你的头皮,感觉到雨水滴在头皮上的清新。头发由青春阶段的旺盛渐渐变成稀疏,然后在发际线前面出现一只美丽的猫头。

每当我看到一个朋友头部出现这样的猫头时,我都忍不住想在他前额亲上一口——如果把一个人的头部比作一座山,那么这时一个男人的头发正在进入最美丽的季节。恽南田在他的《南田画跋》中说:“春山如笑,夏山如怒,秋山如妆,冬山如睡。”谢顶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啊!人生的秋天开始了。

这种转变往往需要好几年才能完成。最近一次和朋友聚会时,我发现许多人的发际线都出现一只美丽的小猫。当我对他们头部的美表示出惊叹时,收获的却是他们的怒目而视。这种事情让我很郁闷。谢顶的朋友似乎对这种事情很介意,甚至是有点痛不欲生的感觉。他们谈到了自己采取的措施,尝试各种民间验方(白兰地、鸟屎、辣椒、生姜、陈醋,勤梳头,戒烟戒酒,早睡早起,章光101,各种中西生发剂……),将这一系列试验都在头上做完之后,头皮仍然不可遏制地显露出来,像突出海平面的孤岛,又像覆雪的富士山。

《隐秘的角落》

《隐秘的角落》

这时他们才如梦初醒,于是想出各种办法来补救。奇怪的是谢顶它往往是谢在中间,很少有人谢在后脑勺或左右两边。谢在左右两边那是斑秃,得上医院治了。于是谢顶人主要是针对发型中间这片空白区域做挽救。最流行的是“地方支援中央型”,这种发型还有一种叫法是“谢广坤式”,就是把周围的头发留很长,然后尽可能往中间拢,再用发胶把它胶住。日常活动时没有什么闪失,但一旦剧烈活动,周围头发散落下来,就造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最常见的一种是和老婆打架,被她一把薅住那可不是玩的。

有一次我到上海去见一个很多年没聚的朋友,晚上一起在饭店喝酒。那时他刚送完女儿到美国去读书,谈到他这么多年在上海的打拼,谈到他生活的压力,谈到年迈的父母,谈着谈着头慢慢低下来,原来围在中间的头发不可遏制地崩溃下来,微黄的头皮露出来,然后慢慢地开始打起盹来,给人的感觉特别颓唐。我推了推他说:“哎!不早了,你还要坐地铁呢!”他忽然惊醒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头发往中间拨。他问我:“你认识回宾馆的路吗?”我说:“认识!”出来后,我们在外面握了一下手,各自走散。走了几步,我转过身看他一边走一边在整理头发。

另一种谢顶朋友发型是这样的,大部分出现在搞艺术或者被艺术搞的朋友中间,那就是放弃对中部头发的挽救,极力延长脑袋后部头发的长度。平常披散着,像一个河童,又像带发修行的武松。参加激烈的活动时,可以将后部扎成一个小辫,一直拖下来,也是怪标致的。

许多中年男人对谢顶有一种恐慌。我有一个朋友,他从年轻时就对谢顶非常恐惧,因为他听人说谢顶是遗传的,他的爷爷一直到他爸爸都谢顶,他弟弟在二十来岁就开始谢顶了,所以他经常做梦会梦到头顶头发掉得一根不剩。半夜里他会跑到卫生间里对着镜子左照右照,然后用手指摸着头发十分珍爱地梳下来。尽管他那样爱惜,可一过三十五岁,就开始谢顶了。他呼天抢地,到处寻医问药。有一段时间沮丧到不想出门,就是出门也是无论春夏秋冬都戴着帽子。家里的玄关有个柜子,柜子里放了几十顶各种各样的帽子。每次出门前他会站在玄关镜子前面试戴帽子,这种试戴行为要进行好几十分钟。

因为我是朋友圈中特别擅长给人进行心理治疗的人,大家伙儿就公推我给他做一次心理治疗。起初我很抗拒,我说应该由一个谢顶的朋友去解劝他,这样效果可能会好一点。我的理由是患者和患者之间更好沟通。他们说你可以从美学角度给他做一次心理治疗,再者说了你是一个画家,无论是从美学还是美术角度,你都是最有发言权的。于是我就在家里做了点功课。我把平常收集的中国画中关于谢顶题材的绘画整理了一下,主要来源于《晚笑堂画传》和《李可染画集》,还有我自己画的一些对照草稿,做了个集子,就上这个朋友家里去了。

李可染《松下纳凉图》

李可染《松下纳凉图》

这位朋友在我进门后已经将帽子戴上了,所以我没办法看到他究竟梳了什么样的发型。我以前认识一个人一直戴帽子,他在我的印象中除了戴帽子没有其他的形象。后来他去世了,我去参加他的追悼会,真是悲喜交集。悲的是失去了一个朋友,喜的是终于有机会看看他的头发。结果他躺在一具水晶棺材里,头上仍然戴着他经常戴的帽子。

那天我问这个谢顶朋友的第一个问题是:“谢顶美不美?”他果断地回答:“不美。”我接着问他:“你为什么觉得不美?”“那你为什么不秃一个?”他反问。我说:“不是我不想秃,我不可能到理发店让人在中间剃掉一块对不对?所有不自然的东西都不美!我不想要不自然的东西。”

我摊开收集的画册,然后一张一张翻给他看:“这个都是我们中国画大师的作品,你看看里面的人物有哪一个不谢顶?我们的画家为什么去画这些东西?”他摇摇头。我说:“那是因为这样画才美!你看看刘松年的《罗汉图》,那里面的罗汉是不是比你秃得还要厉害?

刘松年《罗汉图》

刘松年《罗汉图》

”他凑近看了一眼说:“那又怎么样,罗汉都是从印度过来的。那边人年纪轻轻就秃了。这个没有代表性。”“好好,我们放下罗汉不说。那我问你老子是不是中国的?”他说:“中国的呀!”“好,下面我们看老子。”我翻开《老子骑牛图》,我指给他看说:“秃不秃?”他说:“秃。”

说完他跟我商量说:“风哥,能不能不要用‘秃’这个词,我听了扎心。”我答应他说:“好,不用!换个名词,叫‘谢不谢’行吗?”他说:“行!”我接着说:“老子谢不谢?”他转过脸看我说:“谢得蛮厉害的!”我说:“你对于美的认识是有偏差的,你的美感认识是建立在世俗和西方不成熟的美学经验上的。你看过《阴翳礼赞》这本书吗?”他摇摇头。

我说:“谷崎润一郎就说了,我们东方审美跟西方审美是不一样的,就拿牙齿来说,过去日本美女的牙都要涂得黑漆漆的。一口长得七扭八歪的牙齿才是标准美人。西方那样整齐的白牙在日本反而是残忍刻薄的象征。谷先生说了,西方人的白牙丑得像厕所的地砖似的,无任何美感可言。所以你看到现代日本女孩子牙齿都不太好,人家也没有忙得全民去整牙对不对?”

他听了点点头。为了更有说服力,我把《李可染画集》中的图片拿给他看,说:“你看看这里面的高士,不管是纳凉还是观画、赏莲,有一个是不谢的吗?”他俯身研究了半天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我说:“主要是观念,观念一转变,你对美与丑就有深入的认识了。”

年轻人还在丧 中老年人已经找到了生活的乐子

我指着他家里博古架上的灵璧石说:“就拿这个石头来说,你告诉我它美不美?”他说:“不美我弄它在家里干吗?”我说:“这石头有‘石有几德’的说法,其中一德就是要丑。不丑它就不奇,不奇就没办法高古。所以人谢了顶,这个人自然就高古起来。我这里有两张图,我画的。这第一张中的高士都是谢了顶的,第二张我把头发都添上了。你觉得哪张好看一点?”他指了指第一张说:“还是谢了顶的好看。”喝了一口茶我接着说:“这几张图看过了,我再给你看看《晚笑堂画传》。你看看,从前到后的人物,有几个不谢顶的?这个仰观的老者,多么明显的地中海秃呀!哦,地中海谢顶呀。”他已经没有在意了,很认真地往下看。“你看看寒山、拾得,我们中国的吧。两人都谢顶。”他沉吟了一会儿说:“听你这么一说,我的信心好像又回来了。如果我发型弄成画上这样,你看看我穿什么比较搭呀?”

年轻人还在丧 中老年人已经找到了生活的乐子

我说:“就棉麻制品,中式的。手串、佛珠什么你有吗?”他说:“有有,要不你等会儿帮我挑一串。你今天这么一说,我心里的包袱就放下来了。”我说:“这个人啊,少要轻狂老要稳。你这个发型再加上衣服这么一搭,出去谁敢说你没修行?多大岁数的人了还为这点事情犯愁,不值当的。”“那我这今后真不要戴帽子出门了?”“天实在太冷还是可以戴的。”

02

不让我回老家种地,我死给你们看!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艰难的工作莫过于两种:一是当值班室的保安,二是开电梯。现在电梯大多数没有专人开了,只有医院里还有。 电梯落下来,里面有个胖大婶坐在一个方凳上面无表情问你: “几楼? ”然后开上去,这么狭小的空间,视线看到的只有笔直的不锈钢四壁。 这种工作让我想想都觉得害怕,我觉得我只要开上三天肯定会疯掉。

另一个最让我感到害怕的就是当值班室的保安,也是在一个同样狭小的空间里,像长在里面一样,车来了把杆升起来,车进去放下; 有人来就喊他登记,问他找谁,哪个单位的,留下他的电话号码。 一年三百六十来天,周而复始。

以前看到一个人写值班室的保安,说他无聊到猜汽车的号牌尾号是单还是双,猜对了就高兴半天,猜不对就沮丧很久。坐久了起来活动活动,可不敢走远,万一来人或者来车怎么办?拿把扫帚把值班室周围一两百米的地方扫一扫。没车没人的时候,掏出指甲刀修指甲,但指甲已经修得很完美了,于是只好悻悻地收起来。

看见一个熟人带小孩过来,拦住他让孩子叫爷爷,不叫不许走。孩子躲到大人的后面,大人就把他从后面拽出来,罚他叫一声。偏这个孩子犟,死活不叫。保安也只好让他们过去了。

看书、听收音机都不行,对着值班的位置有个监控。我叔叔原先在南方打工干的就是门卫这个活儿,他说最受不了头顶上有这个东西。他跟我堂弟说:“如果不让我回老家种地,我就索性喝瓶农药死给你们看。”

于是就回来了。回到家里老房子屋顶已经漏了,树根都长到堂屋里来了。花了几万块钱把房子修好,修房子的钱正好是他那两年上班的积蓄,但就是这样他也很满意。他跟我说:“真的,再让我干下去,我真会疯掉的!我喜欢在地里,虽然说又累又挣不到钱,可是我抬腿就能走啊!”

前天早晨,我走到家附近建行那里,忽然发现香樟树下面长了一棵半人高的向日葵,在晨风中晃晃悠悠的。我驻足观看,这时建行角门值班室里走出一个保安,站在我旁边说:“我种的,许看不许动哦!”我说:“这花挺好看的,怎么想起来种在这个地方?”我指指香樟树。他说:“这四周都是水泥地,没地方种。而且种在这个地方,我一抬眼就能看到。”我问他:“那晚上你不值班的时候让人采了怎么办?”他说:“我关照晚上值班的人帮我看着。你看看葵花盘子都长出来了。”

我说:“这一天到晚坐在这里面是受罪哦!”他说:“那没办法,没本事嘛!到我这个岁数还能干什么,要吃饭啊!”接着他说:“这个活累倒不累,就是熬人。一天到晚离不掉人,从我值班室那边看过来,只能看到这个树根。我在这里都干三年了,天天看这个树根,今年想给它变变样子,就撒了一粒种子,谁知道它还长起来了。才开始我以为它长不大,谁知道后来越长越好。没事的时候我给它上肥,你看长得跟地里一样好。这几天开了花,我要不是盯着早让人摘走了。一般男的都不喜欢花,女的嫌麻烦。所以我一看到人看花,我就出来说两句。”

我笑笑说:“我就是奇怪,这个树根底下怎么长出花来了。”他说:“哎!你别看,种上这个向日葵,从我坐的那个角度看过来就不一样了。原先我以为城市里没有露水,可我每天早晨接班的时候,一看叶子是耷拉着的,跟我老家地里一样,上面露水滚来滚去,太阳一照都刺眼。老话怎么说?‘一棵草顶一颗露水珠子’,你说有这个话吗?”

我点点头。他接着说:“天好的时候还有蜜蜂来采蜜,叮在上面。我数过最多的时候来七八只,小屁股上面有黑道道,一拱一拱的。马上盘子里面有籽了,我得当心麻雀来啄它。我也不是小气,就一个盘子,就说收籽能收多少?好玩呗!上次有只蝴蝶来了,漂亮极了。翅膀上有蓝道道,都闪光,宝石似的。我趴那里动都不敢动,它围着花绕来绕去地飞。后来有辆车要出去,它吓跑了!”我说你是个诗人,他挠挠头说:“哎呀!让你给说得不好意思,我就是无聊找人聊聊天。好,回见!”

保安栽种的葵花

保安栽种的葵花

昨天晚上下了一场雨,早晨我从建行角门那里经过,发现花让人给撅走了。我停下来看,那个保安出来说:“花昨晚让人给偷走了,早知道我给它撒点儿农药就好了,吃死这个王八蛋!”我说:“以后种点别的花,矮牵牛、波斯菊。”他说:“不赶趟了!我明年还种,结籽的时候就打药,看他还撅不撅了。”

03

人啊,真是不经活

过了冬至我爸的身体就不太好,头晕,夜里盗汗,不想吃东西。我劝他去医院看一看,他说休息一下可能就好了。我去社区医院找到过去给他看病的医生,开了点“玉屏风”,还有一些其他的药吃了也不见效。盗汗更严重了,夜里睡觉一身衣服都湿透了。我打电话给我姐,让她联系了一家医院立刻住了进去。住进去以后第一天是各种检查,首先是核酸检测,然后是核磁共振、CT、B超,等做完以后就快到下午了。病房的窗外,是一片冬青树林,看着日影在树林后面慢慢暗淡下来。冬青树林里的南天竹已经结了红果子,枝头上像着了火一样。

我问爸爸想吃什么,他摇摇头。我说你从早上就没吃东西,我去看看下面有什么吃的卖。我去食堂,给他买了一份青菜肉丝面,他看了看说不热。我拿到走廊的尽头一个微波炉上热了以后端进来,他吃了一点就睡了。我姐示意我出去一趟。她问我:“你看老爸这次能不能挺得过去?”我说:“这个不好说。”我姐说:“那有些准备工作要提前做,省得到时候抓瞎。”“做哪些准备工作呢?”“比如你可以问一下老爸百年以后想葬在哪里,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说:“这个现在问不好吧?”“有意无意的。”“你怎么不问?”“我怕老爸骂我——我看有些人家的老人很达观,子女把寿材、寿衣做好还拿给他们看,他们也没什么意见的。”“好,我看看时机吧。”

到了晚饭时间,我问我爸:“面条不想吃,想不想吃其他的东西?不吃东西身体怎么扛得住?”我爸想了一会儿,说:“我想吃大白菜炖粉丝。”“那个没什么营养,晚上大姐炖了鸡汤来,你喝点鸡汤吧。”“我就是想吃一点大白菜炖粉丝。记得我在新兵连的时候,到厨房帮厨,我的一个老乡正在熬猪油。他让我拿个脸盆来,给盛了一盆猪油。我端回班里放在床下面,冬天猪油很快冻上了。每次去打菜的时候就来一勺,热菜打到盆里,猪油化开了,菜别提多香啦!我就想吃这东西。”

“那我让我大姐给你烧吧!”我说。晚上我姐送饭来,给带了一饭盒油渣烧大白菜,里面放上了粉丝。我爸尝了一筷子说:“不是那个味——里面没放猪油吗?”“放啦!放得不多。猪油吃多了不健康。”“这个菜烧得一点味道都没有,先放着吧。等晚上我想吃的时候再吃。”

晚上我给我爸打来洗脚水,他说:“我自己来吧!”还是觉得头晕,几次差一点把盆给踩翻了。我说:“你别逞强了,我来。”我帮他把脚擦干,他忽然感叹说:“人怎么忽然就老了?我觉得自己还年轻。我在新兵连当班长的时候,就是因为军事动作好,被挑到教导队去的。单双杠、队列、负重行军不在话下,那会儿真是浑身是劲。不管怎么累,睡一夜起来屁事没有。唉……这个人啊,真是不经活,眨巴眼工夫八十多了。”

“我还不一定能活到你这个岁数呢!”

“哎,也不要活太大,给子女添负担。吃又不能吃,也不能到处跑。有啥意思?跟我一个火车皮拉去的战友,现在只剩下我和你大头叔叔了。”

“大头叔叔现在怎么样了?”

“也不行啦!七十多岁的时候还骑着自行车到处跑,说不行就不行了。我老想着去看看他,可是我这腿脚也不听使唤。我耳朵不好,他耳朵更不好。你说城门楼子他说屁股头子,聊起来费劲!”

“等你好了,我陪你一起去看大头叔叔可好?”

“这一回能不能出得去还难说呢,前几天晚上我胸闷喘不过来气,浑身冷汗直冒。我想今晚差不多要交待在这儿了吧,不过转念一想,就这样走了也幸福!利利索索的——”

“你害怕吗?”

“不怕!没什么好怕的。其实我思想上觉得自己还不算老,应该能跑能跳的。但是这个身体不给力了,如果能甩掉这身臭皮囊也不错。人不可能违背自然规律的,如果人都活着,这个地球上怕是连站的地方也没有了。”

“想过将来百年之后在什么地方?”

“不要去公墓里,这一点你记好了。又贵,过了二十年还要续费。你想想看二十年以后你多大啦?每年清明、冬至你还得往那儿跑,多麻烦。你得看子女有没有时间开车送你去。了不起到了孙子这一代还去,再往下,去也是勉强去的。不如撒了,或者种一棵树当肥料也好。省得让他们赚钱。”

我爸说完想了一会儿,他看着我:“是不是医生跟你说什么了?”我说:“没有什么——你别多心。”他接着说:“如果你接受不了撒掉或者埋在树下,跟你奶奶放在一起也可以。我自从当兵出来,就没有在你奶奶身边服侍她老人家,都是你叔叔养老送终的。我呢,只不过平常寄点钱回去,没有尽到孝敬老人的责任。活着不能尽孝,死了以后就陪陪她老人家吧!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活到八九十岁。已经很够本了!”

我说:“话虽然这么说,佛教说‘成住坏空’,人有生老病死,诸苦合集这个是避免不了的。但是感情还是接受不了。”我爸看看我:“每个人到世上来,都要受这么一回,我受我的你受你的,谁也代替不了谁。我也知道你问我这个话是什么意思,百年之后的事情,你跟你姐商量着办,怎么简单怎么办。亲戚之间远的就不要通知了,都挺忙的。”

《咕噜咕噜下春山》作者:高军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出版年: 2023-11

《咕噜咕噜下春山》

作者:高军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

出版年: 2023-11

(责任编辑:陈玲玲)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推荐阅读

    多彩文化 辉映红山(你所不知道的一级馆)

    多彩文化 辉映红山(你所不知道的一级馆)

    在赤峰市新城区锡伯河畔,矗立着一座古朴典雅的建筑,这便是赤峰博物馆。该馆1987年正式成立,其前身是始建于1958年的昭乌达盟博物馆筹备处,2010年新馆建成并对外开放。2020年12月,赤峰博物馆被评为国家一级博物馆。

    2024-01-23 09:56 赤峰博物馆 红山良渚文化展”
    尺寸藏万象 抚简阅千年

    尺寸藏万象 抚简阅千年

    简牍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存。天水放马滩秦简、居延汉简、肩水金关汉简、地湾汉简、敦煌马圈湾汉简、悬泉汉简……珍贵的简牍像一部“百科全书”,生动讲述着2000多年前丝绸之路上的点点滴滴。

    2024-01-17 09:49 甘肃简牍博物馆 简牍
    汉籍合璧 文脉赓续

    汉籍合璧 文脉赓续

    2017年,全球汉籍合璧工程启动,2018年,该工程被文化和旅游部、教育部作为国家重点文化工程列入“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山东大学是该工程的责任主体单位。

    2024-01-15 10:04 中华古籍 数字化利用
    为啥南方小土豆?中国的南北差异真和农作物有关?

    为啥南方小土豆?中国的南北差异真和农作物有关?

    2024年刚一开年就出现了好多热梗,其中最火的恐怕还得是哈尔滨了。“滨子”和“南方小土豆”的甜蜜故事,“东北粗粮”与“广东细糠”的终极对决……细心地朋友可能已经发现了,最近这些网络热门话题,似乎都是围绕着“南北差异”产生的。那么,中国的南北差异到底从何而起呢?

    2024-01-12 10:16 哈尔滨 南北差异
    数字技术赋予千年壁画无限生机

    数字技术赋予千年壁画无限生机

    让千年壁画重现华彩!太原北齐壁画博物馆不久前正式向公众开放,这是全国首座建设于壁画墓葬原址上的专题博物馆。在这里,人们不仅能从壁画中感受北朝时期贵族的生活,还能结合数字VR、动画长卷、人机互动等多种方式重新认识文物。

    2024-01-08 10:08 太原北齐壁画博物馆 文物活化利用
    武侠小说里藏龙卧虎的镖局是如何消失的?

    武侠小说里藏龙卧虎的镖局是如何消失的?

    清中期以来,在小说《施公案》《彭公案》《永庆升平》中,就已经出现和镖局相关的记述。清末《三侠五义》《七侠五义》等侠义小说问世,镖局更是与侠义文化相结合。之后,新派武侠小说进一步演绎出成体系的镖局行动指南,镖局的接镖、走镖都有严格规矩,这使得镖局故事深入人心。

    2024-01-03 10:33 武侠小说 镖局
    宠物行业的生态化发展、数智化生存、情感化交互

    宠物行业的生态化发展、数智化生存、情感化交互

    宠物行业的快速发展,在社会关系上,也悄然架构起一张“人与宠物伴生”的生态空间,涵盖了“生态化发展、数智化生存和情感化交互”的新生活时空,同时也夯实了“宠物作为人类的生活伴侣、宠物作为商品和宠物作为消费者"的多元化角色,更是重塑了宠物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重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甚至是人与自身内心的关系,其实是构建了一种新型的生命共同体的存在。

    2023-12-30 11:05 数智化 宠物行业
    專訪方力鈞:探索面孔与陶瓷

    專訪方力鈞:探索面孔与陶瓷

    位於牛津的阿什莫林博物館正在展出中國著名當代藝術家方力鈞的個展——《方力鈞:面孔與陶瓷》。此次展覽由牛津大學亞洲與中東研究系的副教授兼阿什莫林博物館的中國藝術策展人馬熙樂教授精心策劃。展覽自2023年10月14日開幕,將持續至2024年4月13日,全面展示了方力鈞自20世紀70年代末至今日的多元藝術實踐。觀眾將有幸一窺方力鈞逾百件的代表作品及最新創作,這些作品涵蓋了素描、油畫、水墨、木刻版畫、陶瓷雕塑、瓷板畫,乃至實驗性紀錄影像等多種藝術形態。

    2023-12-29 15:47 方力鈞 陶瓷艺术
    “无文物”体验展体验如何?

    “无文物”体验展体验如何?

    三星堆文化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据了解,多个以“三星堆”为主题的IP展览在北京亮相。9月30日,“你好!三星堆”北京站不仅涵盖了来自三星堆博物馆的文献资料、原版视频和授权文物复刻品,更通过现代科技及设备,构建了电影级的光影空间。

    2023-12-27 10:09 北京遇见博物馆 三星堆文化
    生肖舞蹈:引领“新国潮” 探索民族风

    生肖舞蹈:引领“新国潮” 探索民族风

    继《春牛图》《虎啸图》《玉兔与嫦娥》之后,舞蹈艺术家杨丽萍的第四部生肖舞蹈系列艺术片《舞龙》于日前完成拍摄。

    2023-12-20 10:30 杨丽萍 生肖舞蹈系列艺术片《舞龙》

    中华网文化头条号

    中华网文化微博

    联系方式

    频道合作
    负责人
    chenjing@zhixun.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