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除了赫敏和大表哥 别忘了这些“美女与野兽”(1)

2017-03-20 10:32:18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自18世纪中叶诞生于勒布雷斯·波蒙夫人笔下以来,《美女与野兽》就是西方家喻户晓的故事。

如同许多童话一样,这个故事也多少带有“少儿不宜”的旨趣:骇人的野兽将貌美如花的少女囚禁于荒芜的城堡中,还希冀着她能爱上自己,啧啧啧。不过,它带来的启示——相比美貌和才智,美德更为重要,也是幸福生活的基础——即便放到当下来看,仍旧很有现实意义。

或许正是依靠简单脑补就能感受到的强烈视觉冲击,加上发人深省的寓意,令《美女与野兽》成为电影人和观众的心头好,在长达70多年的漫漫岁月中屡次三番被搬上银幕,且不乏永驻影史的经典之作。

而即日起上映的迪士尼真人电影就改编自最广为人知的动画版。如果这部最新版勾起了你的好奇心,不妨了解一下影史上的其他版本,看看能否找到这个故事历久弥新的其他秘密。



2017年上映的新版《美女与野兽》

最艺术——1946版

这是《美女与野兽》的故事初次被搬上银幕。才华横溢的让·谷克多的这部黑白片,既启迪了后来者,又树立了一个难以超越的标杆。

之所以在二战刚刚结束、胶片极其匮乏的情况下就启动影片的拍摄,谷克多在日后出版的《<美女与野兽>导演日记》的前言中写到:“要相信故事的起源,相信采摘一朵玫瑰会令一个家庭卷入奇遇,一个人可以变成野兽,又可以变回人的样子。这些谜总是会激起成年人的异议,他们往往带着疑问与嘲笑,急于提前下定论。但我颇为自负地相信,可以展现‘不可能’的电影,也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创造‘不可能’,可以把单数变成复数。”(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王恬译)对于彼时才脱离纳粹掌控的法国和百废待兴的法国电影业而言,亟需这么一部电影来唤起“孩子的那一份信念和诚心”。



1946版的美女还算名符其实

电影的剧情大体忠实于原著,但谷克多做了一些创造性的安排。首先是全片没有念白,代之以歌剧唱词。其次,美女和野兽几乎构成了SM的关系,不过这里美女是抖S,而野兽是抖M,日后其他版本常常被诟病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情结在这一版中毫无端倪。这里的野兽不但长得萌萌哒,而且从和美女第一次打照面起就“低到了尘埃里”,言语或是行为,丝毫不敢造次。

谷克多还加了一个与美女有暧昧关系的男子。有趣的是,最后他因为偷盗城堡里的财宝而死,之后容貌化为野兽,而野兽恢复人形后却拥有了这名男子的容貌。两个角色都由谷克多曾经的恋人和终身的好友让·马雷饰演。



1946版的野兽长得萌萌哒

风格上,影片由始至终洋溢着超现实主义的诗意,开篇演职员表由谷克多亲自出镜将演员的名字写在黑板上,再由演员擦掉,日后新浪潮导演们对于片头字幕的执着或许正是据此“有样学样”。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