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原创舞剧《唐寅》:还原真实的江南才子

2017-09-12 09:42:43    中国艺术报  参与评论()人



苏州芭蕾舞团十周年原创舞剧《唐寅》剧照

在中国,大家对唐伯虎并不陌生。从冯梦龙的小说到周星驰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 ,“唐伯虎”可谓家喻户晓,而对“唐寅”却是鲜为人知。在编创初期我们一直很困惑,为什么历史给我们留下两个截然不同的唐伯虎:一个是风流潇洒、活得自在的唐伯虎,一个是怀才不遇、痛苦潦倒的唐寅。也许正是因为他如此矛盾复杂而且充满悬念,我们带着更多的好奇和问号走进唐寅的世界。

我们曾去观看过苏州博物馆的唐寅特展,展品中最为醒目的是两幅并列展出的《韩熙载夜宴图》 :一幅是故宫收藏的顾闳中版,一幅则是重庆博物馆收藏的唐寅临摹版。在唐寅的临摹版中,所有家具、衣服的颜色、人的姿态都是可变的,而唯独那件红袍是不可变的。我们仿佛可以感受到这件红袍在唐寅版《韩熙载夜宴图》中的重要性——对于在历经考场舞弊冤案后未能穿上红袍的唐寅来说,他会是在何等复杂的心情下临摹了这幅《韩熙载夜宴图》 。在古代,服饰是有着相对严格的等级象征,红袍则更具其特殊的符号性质。“红袍”是指状元官服。在“学而仕则优”的明代,唐寅父亲期望他能光耀门楣,崇尚仕途,而唐寅生性自由,终因种种挫折永远没能穿上这件可以与其才学相匹配的“红袍” ,一生与功名仕途无缘。由此我们选择“红袍”作为我们解读唐寅人生境遇的一条重要线索,因为这也将是这部作品最为有价值的现实意义。剧中有两个唐寅,其中一个是在回忆、梦境、画境和幻境中出现。唐寅在考场舞弊案之后,以为自己已经放弃功名仕途,他却不断地受到另一个自我的困扰:那个“他”穿着红袍游荡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选择唐寅来做舞剧并非一件易事,他的故事并没有戏剧性的惊世骇俗。 《唐寅》创意之初,有人建议,就做《唐伯虎点秋香》 ,毕竟家喻户晓的故事会有利于市场推广,也更容易达到大众的审美要求。也有人建议,唐寅既是画家、书法家,又是诗人,不如运用他的诗、书、画来做一部舞蹈诗。然而经反复考量,我们还是决定讲一个“唐寅”的故事。历史上真实的唐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江南书生,他的生命里,既没有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也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如果不是因为他以吴门诗画留于世人,或许没有人会知道他,关注他。如今在拍卖市场上价值不菲的唐寅书画作品,只不过是他当时用来混口饭吃的雕虫小技和排遣愤懑的牢骚之作而已。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舞剧《唐寅》让大家看到社会和家庭对唐寅的影响和塑造——如何让一直徘徊在命运与自我之间的唐伯虎成为命运的牺牲品。舞剧中对仕途的追求始终是唐寅内外矛盾的纠结点。要想把这点表现清楚我们必须做出非常清晰的判断与选择:用什么来象征仕途?如果说一件“红袍”寓意功名,那么“韩熙载”为唐寅打开了一扇追求仕途的窗口,也为我们的舞剧创作找到了另一条线索。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