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正文

朝阳区文化馆:从有形的馆到无形的管

2017-09-10 10:26:40  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朝阳区文化馆内,既有动感十足的小剧场,也有安静舒适的阅读空间。

朝阳区文化馆内,既有动感十足的小剧场,也有安静舒适的阅读空间。

朝阳区文化馆打造“馆中馆”概念,角落随处可见的藏品构成老物件博物馆。

朝阳区文化馆打造“馆中馆”概念,角落随处可见的藏品构成老物件博物馆。

本报记者陈涛

在京城乃至全国文化馆群体中,朝阳区文化馆都有如“神一样的存在”。它从不缺人气,却主动去啃“硬骨头”——不放弃街乡那些此前对文艺无感的人们,以办展览、讲故事、演话剧的形式,让他们耳濡目染,成为文化的亲近者;它本已衣食无忧,还执着寻找与社会机构的合作机会,甚至把生意做到了海外,如此拼命只是为了提升公共文化供给的含金量。

当不少文化馆还在为引人入馆发愁时,朝阳区文化馆早已摒弃“守着场馆打转转”的老式做派,冲出有形的馆,一头扎进与基层百姓“心贴心”的隐形网格中。

人“老兵”坚守38年立规矩

位于金台路的朝阳区文化馆,一天里很少有清静下来的时候。午间12时,一队平均年龄逾65岁的外地游客点名进馆追忆“失去的岁月”,馆内“老物件展”有居民用过的老电视机、老唱片和京剧服饰等,处处散发出时光沉淀出的文化味儿。晚8时许,馆内名为“非非”的剧场内,挤满了80后、90后,他们全是小剧场话剧的拥趸。这里一直是“老少通吃”的文化策源地。

场馆的规模和外形定格于1996年新馆成立时,那一年,39岁的徐伟通过竞聘成为馆长。也是从那时起,他带领大伙儿主动放弃“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的金饭碗,投身差额拨款的洪流中,因为旧有路径已不能激发文化资源再生。

转折发生在2003年,当年全国确定的35家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中,朝阳区文化馆是唯一一家基层文化单位。这次破冰让徐伟开始明晰文化馆定位,“它其实是用文化来治理社区,与街道办、村委会的功能差不多。”理念决定行动。当其他馆还在按部就班坐办公室时,朝阳区文化馆已经搞起了项目责任制,办展览的、经营剧场的、放映电影的,各自组队各管一摊。“不是我派你去干嘛,而是每个项目组进行到哪一步,我就把与之配置的资源交给你。”徐伟说。也正是这种看似松散实则高效的运作形式,让文化馆凝聚起一大拨儿青年才俊。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