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正文

【网络中国节】诗意中秋节:色调和韵脚

2017-10-04 21:38:12  中国网    参与评论()人

唐伟 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后

团圆的节日,安排在八月,怎么看都像是对伤秋的一次脱敏。

“皎洁青苔露,萧条黄叶风”,一叶知秋,月圆即节,是为佳期名中秋。十二次的月圆轮回,形殊意态每有不同,而择季金秋八月,来定义团圆团聚,看似或然,实非偶遇。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当满园的瓜果变为储物,田野的庄稼装满粮仓,谁人几时何处话丰收?拔头筹无疑当属中秋。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主客分而坐定,木桌上有素有荤,柴门外云淡风轻,与老友对饮,桑麻不过是话由而已,久别重逢的快意,适逢佳节的酣畅,全在那推杯换盏的勤酬中流淌恣意。暂时还没有明月,没有就没有吧,就着那满仓满院的黄澄澄金灿灿,也没有理由不尽情尽兴啊。

与农人充盈的秋收而喜上眉梢不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文人,似乎更愿意为赋新词强说愁,更在乎中秋的诗意有无美酒。所谓“古道少人行,秋风动禾黍”,对扫落叶的秋风,文人似乎颇有微词,而对动禾黍的秋收,则故意视而不见。不见就不见吧,可秋风动的又岂止是禾黍?“清溪流过碧山头,空水澄鲜一色秋”,秋水中流,浸染明晃的秋色,很难说不是秋风的尽扫之功。“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清透见底的秋水,绝不是为自赏自恋,而是欲为那丰收的节日,提供最地道、最醇厚的佳茗美酒。

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夜来,霜来,中秋佳节的高潮也就跟着要来了。收成在胸,酒也有了,万事俱备,一切就绪,只待主角登场。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是广寒宫艳羡人间,还是梧桐叶赛比婵娟?答案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有酒有花又有月,就算是自怨自艾的骚客文人,也没有理由黯然临轩。

对于这一年中的第八次月圆,稼轩先生早已有言在先:“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忆对中秋丹桂丛。花在杯中。月在杯中”。举杯邀明月,那是酒酣微醺的适意浪漫;把酒问青天,谁又解独酌自饮的个中滋味?圆月当空,银盘如玉,无论是“流光万里同”的喜也好,抑或“频使桂华空”的伤也罢,把入口的凌冽,挥毫成秋之飒爽,用沁唇的回甘,沉吟为成熟的低徊。洗净疲劳的人们,将芳香又叹惋的无尽诗意,回赠给诚朴的大地。此之谓,农业有了文明。而节日中秋,则正是给予这诗意文明,以最得体的礼遇和礼仪。

关键词:中秋节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