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考古 > 正文

从李宪墓壁画及石刻看唐代仕女面妆与帔帛(2)

2017-01-10 17:37:00    东方早报  参与评论()人

与此同时,桃花妆、酒晕妆仍被沿用,李宪墓壁画中亦有表现。因此,仕女人物面妆浓淡与画师个人喜好具有相当关系,但她们所反映的皆是当年流行风尚是不容置疑的。

眉与唇的修饰是女子面妆的经典之作,黛眉朱唇能使美人面妆色彩丰富更具层次感。画眉又称描眉,以黛为之。黛,乃青黑色颜料,与粉、脂一并为女子着妆之物,故又称黛眉。汉时画眉之风已在宫廷流行,经魏、晋、南北朝推广后,唐代颇为盛行。无论宫廷民间,女子画眉成为普遍装饰。杜甫《虢国夫人》诗中云:“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上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涴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描述了杨贵妃三姐妹中虢国夫人自恃天生丽质,入宫朝觐竟不施脂粉却要淡扫蛾眉,可见画眉在唐代妇女面妆中已占居首席地位。

眉形的变化仍以时尚流行为准,隋代宫廷中因炀帝喜“仙蛾眉”而流行纤细修长的眉毛,故有蛾眉、月眉、弯眉、柳眉之说,唐诗中亦多有提及,李白《浣纱石上女》中所吟:“玉面耶溪女,青蛾红粉妆。”中“青蛾”即指描画浓黑的蛾眉。唐新城长公主墓壁画仕女图也多修此眉形。中宗之后妇女眉形更加丰富多样,相传唐玄宗幸蜀时曾令画工作《十眉图》以为宫女描眉之模本。该阶段唐墓壁画及石刻中女子眉形可见:蛾眉、柳叶眉(涵烟眉)、分梢眉、却月眉(月棱眉)、出茧眉、桂叶眉等。李宪墓壁画、石刻中仕女眉形繁多,有蛾眉、出茧眉、却月眉、柳眉、桂叶眉,其中出茧眉多见于甬道东、西壁及石椁线刻中仕女图,墓室壁画中仕女则多描桂叶眉。

蛾眉形似飞蛾触角,修长弯细,自魏晋至唐宋以后时多流行;分梢眉即指眉内端尖锐,外端阔而上翘呈分梢状,流行于唐代。出茧眉形如春蚕出茧粗短平直,南北朝及唐、宋皆是妇人修眉模式之一;却月眉又称月眉、弯月眉、月棱眉,形状弯弯,中阔,两端略尖,稍粗于柳眉,如一轮新月。柳眉又称柳叶眉、涵烟眉,因形似柳叶而得名,是历代女子喜画之眉形,尤以隋唐五代为盛行;桂叶眉指眉形如桂树叶片,唐玄宗梅妃采萍曾作《谢赐珍珠》诗:“桂叶双眉久不描”即谓此眉形。可见玄宗时期桂叶眉已在宫廷贵妇中流行,李宪墓壁画仕女描桂叶眉恰与诗句相印证,不但说明“桂叶眉”确起于玄宗时期并流行于中、晚唐,而且是唐人自绘“桂叶眉”的实例,弥补了考古发掘中实物资料出土之不足。

唇的点饰与描眉一样,是女妆的重要步骤。汉代妇女已有点唇之举,所用点唇之物称唇脂,主以矿物质颜料“丹”为之,并加入动物油脂制成黏稠糊状,考古发掘中已有实物出土。唐时唇脂又称口脂,因中国传统审美以小口为佳,似樱桃一般小巧、鲜亮、红润的口唇才是最标准美丽的。口脂有较强的遮盖作用,可调整、改变口型,使之成为完美的樱唇而深得女性青睐。初唐女妆淡雅,往往以淡红口脂点唇,称之檀口,如李寿墓壁画中仕女口唇。盛唐女妆趋于艳色,多以大红点唇。李宪墓壁画仕女就是以大红色口脂为主,尤其艳如霞光的赭面妆,唇色更是鲜红娇妍欲滴,只有墓室东壁贵妇图中1号人物,年龄稍长、面妆淡而唇色浅红。看来唐代面妆审美与现代基本相同,颊红浓、淡与口唇色泽相配,才能体现出面妆的协调美。

帔帛

帔帛是唐代女子便装的重要衣饰,据孙机先生考证,帔帛原出于西亚,后被中亚佛教艺术所接受,又东传至我国。最早一例考古发现见于青海平安魏晋墓出土的仙人画像砖,帔帛较长,双脚呈鱼尾状。东晋时汉族世俗女装中尚不见此物,隋唐时期才被广泛使用。唐代女子帔帛施用方法随时尚而不断变化,从初唐至盛唐各具特点。初唐女子帔帛窄而较短,主要施用款式为:绕后颈顺两前肩搭垂于身前双侧,如李寿墓中乐舞图众仕女所示;盛唐早期,帔帛幅面、长度皆有增加,房陵大长公主墓壁画仕女着帔帛似为双层,两面颜色各异,如《托果盘仕女图》所施帔帛,一面为鲜红色,另一面呈白色。该时期帔帛施用方法除唐初的流行款式外,更尚好帔帛绕后颈于前胸交叉后顺双后肩搭垂于身后两侧,如房陵大长公主墓中《提壶执杯仕女图》;或将交叉后之帔帛一端甩向身后,另端揽于臂弯间,形同房陵大长公主墓中《执拂尘仕女图》。中宗、睿宗时期,帔帛施用方法变化多样,出现了于胸前交叉,两端齐揽于怀中,使双脚垂悬于腹下;又有将帔帛一端掖于胸前襦衫中,另端绕后颈垂于前胸一侧,往往被主人把玩于手中或揽于臂弯间,或搭垂于另侧前臂上,其各种施用形制均可从永泰公主墓《宫女图》内寻到模本,此时帔帛大小基本如前,部分仍做两面双色,如章怀太子墓《观鸟捕蝉图》中女子即肩搭红、绿两面的双色帔帛。李宪卒于开、天盛世,此时帔帛变的宽大而轻薄。在陶俑身上,开、天之前所施帔帛式样均为泥条贴塑成形,而开、天时期则改为彩色描画法表现,从而显示,此时帔帛质地确实变的轻薄柔软。双面的两色帔帛已然不见,施用方法新产生了“V”形和“U”形两款,“V”形是将帔帛中部绕前颈于胸前折拧成“V”式后,将尖角部分插入裙腰,再使帔帛两脚分甩于双后肩;“U”形则是绕前颈宽松顺盘于胸前并将双帔帛脚甩搭于两后肩之侧,两种施法共同特点皆是一改往日绕后颈搭披法而为绕前颈向后甩披式。此两种款式,李宪墓壁画仕女使用较多,应是当年流行时尚。另有一款帔帛,形制非常特别,共由三层长短不同的透明薄纱制成,最内一层可长及足跟,此形制开、天之前未见,石椁线刻中亦仅画一例,应是该期帔帛的新款式。著名唐画《簪花仕女图》中,众女皆着透明薄纱帔帛,可能以薄透轻纱为帔帛质地的做法起源于开、天时期,并盛行于中、晚唐。

帔帛颜色往往与所着衣裙色调和谐而小有对比,颇具点睛之效。如李宪墓壁画仕女常以黄色衣裙搭配绿色帔帛,或淡绿色襦衫、深绿色长裙施用深绿帔帛。这些细致精心的搭配,显示了唐代女子不凡的审美观和艺术鉴赏力。

总之,李宪墓壁画及石刻中众多仕女人物,以其丰腴婀娜的身姿、华美飘逸的衣着、浓艳独特的面妆、富丽高雅的饰物、生动地再现了一千多年前大唐盛世的辉煌和美的至高境界。

(作者系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壁画墓葬妆容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