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戏剧 > 正文

杰出的京剧鼓师崔洪:京剧打击乐是有灵魂的音乐

京剧鼓师又称“司鼓”,在整个京剧乐队乃至整个京剧表演艺术中,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京剧鼓师不仅是京剧乐队的主要演奏者之一,更是整个乐队的指挥者。他必须对全场的音乐和演员表演了然于胸。在鼓的领奏下,一切音乐锣鼓必须精确地配合演员的唱、念、做、打。如果说戏曲是多种艺术高度综合而成的戏剧艺术,其中最主要的莫过于音乐与表演的综合,而司鼓却是音乐与表演的综合中极为关键的纽带。

天津市青年京剧团著名鼓师崔洪,鼓艺超群,鼓点大方干净、错落有致。1975年考入天津市戏曲学校学京剧打击乐,受教于李树屏、陈宝书、宋宝林等老师。在多年的学习实践中,崔洪得到了王玉璞、姜凤山、何顺信、张君秋等多位大师的指点,并与王立军、孟广禄、张克、赵秀君、李佩泓、刘桂娟、石晓亮、朱建中、王悦等众多京剧名家长期合作。如今,他已经是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国家一级鼓师,在“京剧节”和各大“艺术节”上为多出新编剧目创作打击乐,获得多项金奖,开创了新编京剧打击乐创作的先河。

崔洪

崔洪

作为一名优秀的京剧打击乐演奏家,崔洪在舞台上有无数光辉灿烂的时刻,在创作上,他敢于自我突破,不断创新,同时他也从事京剧打击乐的传承教育工作,将自己的所学倾囊相授。凭着高超的艺术造诣,崔洪被业界高度评价为“兼具继承传统、又有创新精神的演奏大家。”

中华网您当初为何会选择京剧司鼓?

崔洪:当时可以说是机缘巧合,家里希望我能够考上中专,毕业后可以直接工作。我最初考的是器乐,学习的过程中,老师建议我转成打击乐,我说可以,就这样与京剧司鼓结缘,一直到现在。京剧打击乐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鼓是指挥,需要配合铙钹、大锣、小锣这几件乐器同时才可以完成旋律的演奏,所以京剧打鼓相对而言比较难,需要掌握几门乐器,得先从铙钹、大锣、小锣开始学起,这几样都学会,掌握一定的技巧、旋律和锣鼓经之后,如果老师觉得你够打鼓的资格,那就可以去学习打鼓。

中华网在您的学艺生涯中,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崔洪:我12岁进戏校,老师说什么就很努力去学,司鼓在京剧打击乐里面是比较高的追求。鼓在京剧整体的乐队当中是一个指挥,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京剧鼓师不仅仅要演奏,而且还担任指挥的作用。当时的社会环境非常艰苦,老师要求在外面露天的剧场练,我们练的手也裂了,全是血,也没有进展。现在看来这些方法走了弯路,按照现在的条件,不需要以这种形式来练习,一旦掌握不好,冬天在外面手练裂了,落下后遗症,对以后的演奏是一个很大的伤害。

如果想学好京剧,一句话:没完没了的练,不练就没有好可言。可能到最后都成了一个人生命的一部分,和吃饭睡觉一样,一天不练就对自己有歉意。同时要走正路,一定要有非常扎实的基本功和非常好的师承,正确的思维、正确的艺术观、正确的人生观,才能有所成就,否则艺术道路一定会走偏。

中华网:您毕业于天津市戏曲学校,受教于李树屏、宋宝林、陈宝书、李凤阁等老师。1987年拜著名鼓师王玉璞先生为师,谈谈您的拜师经历。

崔洪:我特别有幸在那个年代赶上了很好的老师,我的启蒙老师李树屏先生、宋宝林先生、陈宝书先生在我1975年进戏校时,他们都七十岁左右了,他们从过去的戏班走来,经过新时代的戏班,见证了各种京剧的改革,艺术经历非常丰富,给我打下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他们把自己一生的艺术经验都告诉我了,当时虽然没有读懂,但是对我后来的艺术道路影响非常深远。1987年我在香港演出时,经过当时李瑞环主席和张君秋先生的介绍,拜了我现在的师父王玉璞先生,他现在已经99岁高龄了,还活跃在京剧的舞台上。

“鼓王”王玉璞先生

“鼓王”王玉璞先生

崔洪和师父王玉璞

崔洪和师父王玉璞

师父那时候有几年常年在香港演出,他看完了我的演出后要给我说戏,那段时间相当于给我进行现场指导,每当演出后立马就说,非常快速直接。我记得1989年在香港演出的最后一天晚上,演出结束后师父给我说戏,我们一直聊到天亮,那时候师父60多岁,我是他第一个徒弟。过去的交流没有电子设备,我和师父一直都是书信往来。我去上海演出,每次总要去师父家里,他看我排戏,给我说戏,我和师父感情非常深厚,就像父子一样,每年即使没有演出,我也去两趟上海看望他。师父的一生很谦虚,我很敬佩他。

中华网:您曾与梅葆玖、谭元寿、王金璐、张春华、袁世海等大师合作,谈谈您的感受。

崔洪:与大师们合作演出,舞台上的感受太深刻了,某一个时期,某一场演出,前辈们对我的提携,对于我来讲受益终身。首先是传统戏上我感受不到的盲点,可能自己认为自己是会的,他们一告诉我突然感觉不会了,刚开始的时候会不知所措,后来才感觉其实已经在自己的心里面扎根了。

前辈老师们不仅仅给我说戏,而是带着我走,这是一种真正的传承,过去的京剧传承老带新,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带过来的。他们的阶段和领域是我当时难以企及的,他们带我一次,相当于我自己研究学习揣摩几十年也未必能揣摩到。这种收益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表述的,尤其是对我后来的艺术生涯影响力非常大,影响到我对艺术整个学习理解以及参悟过程。

中华网:您参与“中国京剧打击乐-新交响音乐”“新交响京剧打击乐音乐会”这样的大型演出,您对于京剧打击乐与其他的音乐种类的结合呈现,有怎样的理解?

崔洪:我在参加京剧节的《郑和下西洋》这部戏时,担任交响乐指挥的刘廷禹老师,对京剧打击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感觉到京剧的打击乐是有语言、有情感的。刘老师给予了我极大的信任帮助。我选择了两个曲子,一个是《苏三组曲》,选自《玉堂春》的故事,写了一个组曲,加上京剧打击乐的元素,刘老师说,“你不要有什么拘束,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交响乐和京剧打击乐在创作和演出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在演出中,要将两个完全不同的指挥系统放在一起,打鼓的同时也指挥其他人演奏,同时还要配合交响乐的指挥,在某种程度上,交响乐的指挥还要看我的指挥来共同完成,两个系统同时走,因此在创作和演奏上,有很大的难点。

京剧的打击乐和交响乐的合作,在过去的样板戏和现代戏中,都有过合作,但是以音乐会的形式,在舞台上没有演员的情况下来加以呈现,用管弦乐和京剧打击乐表现一个场面、一个故事、一种情感,是我的首创,过去是没有的。

中华网:您开创了新编京剧打击乐创作的先河,如何理解“新编京剧打击乐”?

崔洪:京剧打击乐,从徽班进京到现在,从创作到创新,一直在不断改进。除了一些过去的锣鼓经,还有一些现在已经失传的锣鼓经,都是根据剧情和音乐的需要不断改革,加入新的元素,我在学习过去的样板戏当中吸取了很多营养,刘老师也给我讲了很多。

郭宝昌导演戏曲电影《春闺梦》

郭宝昌导演戏曲电影《春闺梦》

2015年2月,我们在人民大会堂演出“新交响京剧打击乐音乐会”,整个大剧场座无虚席,反响非常热烈。在京剧打击乐创新上还有一部电影,是郭宝昌先生拍的《春闺梦》。郭宝昌先生懂京剧,在他的提示下,电影后期的配音和配像,以及唱腔处理,都是由我来完成的。郭先生说,“只有京剧打击乐能代表当时的场景和心情,其他的都代表不了。”

崔洪

崔洪

京剧打击乐是非常神奇的,它有独特的表现手段,非常巧妙,它特殊的空间感能表现情绪从惊讶到缓和到理解到沉稳,就几秒钟的时间,在音乐的表现上,别的任何乐器都表现不出来,只有京剧打击乐能做到。过去艺人很聪明,包括对舞台的处理,如何设置才能感染到观众。按照当时戏班的条件,艺人们都是跑江湖的,为了生存,很多艺人虽然没有文化,但是他们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对人生有着深刻的理解,是很有智慧的。我们在中国歌剧院排练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我们是民间艺人,等到曲子演奏完了后所有人都站起来鼓掌。

中华网:您也收徒,从事戏曲教育,您觉得目前京剧打击乐传承上遇到的问题是什么?

崔洪:2006年我开始收徒弟,他们现在大都在各个院团担任主力。成为老师我真正体会到了“教学相长”。我学戏的时候,没有去认真深究的地方,有的学生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就不理解,当问到我的时候,我可能就说不出所以然来,这时需要再查资料研究,学生也给老师提出来了很多问题。教学的时候,我要求学生首先基本功要扎实,第二提高音乐素养。在具体的教学过程中,告诉他们为什么要这样,需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需要哪些去辅助练习,这些尽量能够做到量化。

京剧鼓被好多人认为“就是打击乐,不是一种音乐”,实际上,京剧的打击乐是有情感、有旋律的。我们把记录音乐的符号叫谱子,只有京剧的打击乐叫锣鼓经,什么才能叫“经”,《四书五经》、《佛经》、《道德经》,京剧的打击乐有相对制约京剧程式的作用。打鼓的人一定要有非常深厚的功力,要有丰富的音乐素养和艺术修养,才能作为一名好鼓师,不然就落入普通水平。需要有扎实的基本功、合作的精神、指挥的才华,和演员合作,知道演员唱的是什么,是什么样的旋律和动作,要用什么样的打击乐去表现来配合演员的身段,因此鼓师需要掌握的知识量特别大。

崔洪

崔洪

打击乐打鼓还有一个难点,它不是一己之力就能完成,京剧打击乐要求四个人完成一个旋律,如果团队合作不好,出来的音乐就不会好听。现在打击乐这种合作的精神少了,“我就是打打锣的,打完了,没我事儿了”,而不去研究怎样才能出现美的旋律,锣和铙钹是怎么合作的,如何才能把打击乐的噪音转化成悦耳的旋律,这是应该得到重视的。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从事艺术的人大部分都职业化了,而不是纯粹从艺,对艺术观念和素质的要求降低了。我和过去的老先生吃饭、喝茶,总是三句话就谈到戏上,京剧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我教学也发现这个问题,演奏人员本身对打击乐的认知就非常差,缺乏更深的理解。京剧打击乐的提高是很难的,现在的京剧文场整体得到了提高,相对来讲,现在京胡、二胡、月琴等在舞台的表现强于过去的年代,已经进化了,但是京剧的打击乐却落后了。所以除了在舞台上演奏,我也在努力进一步把我关于京剧打击乐的认知和感悟能够更广泛的传播出去。

崔洪

崔洪

附:

崔洪,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国家一级鼓师。毕业于天津市戏曲学校。受教于李树屏、宋宝林、陈宝书等老师。1987年拜著名鼓师王玉璞先生为师。多年来与众多京剧名家如:孟广禄、张克、赵秀君、王立军、刘桂娟、李佩泓、石晓亮等长期合作,能戏甚多,司鼓技艺精湛。曾与多位京剧大师合作如:梅葆玖、谭元寿、王金璐、张春华、袁世海等,得到众位大师的指点与肯定,收益颇丰。2015年新春之际与中国著名作曲家—刘廷禹先生共同创作“中国京剧打击乐-新交响音乐”,并在人民大会堂举办“新交响京剧打击乐音乐会”,获得业内广泛好评!2016年参加首届“民族音乐节”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并进行了“京剧打击乐专场展演”。近年来在“京剧节”和各大“艺术节”上为多出新编剧目如《郑和下西洋》《钦差林则徐》《无旨钦差》《项羽》《如姬》《青衣》等创作打击乐,并获得多项金奖,开创了新编京剧打击乐创作的先河。

(责任编辑:梁弈文、陈玲玲)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推荐阅读

    立秋:云天收夏色 木叶动秋声

    立秋:云天收夏色 木叶动秋声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这是唐代诗人刘言史题立秋的诗句。立秋,表示已进入秋天:“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

    2022-08-11 10:25 立秋 诗句
    射九日的羿与后羿并非同一人,后羿该是什么样儿?

    射九日的羿与后羿并非同一人,后羿该是什么样儿?

    一尊名为“后羿射日”的雕像近来引起争议。网友发现,雕像中人物卷头发、宽眼距、大鼻头,更像欧洲人,手持的也是英格兰长弓,且呈裸体,与其说是“后羿射日”,不如说是“大卫射日”。有网友调侃说,后羿学会赶时髦,知道烫发了,是留学时学的?

    2022-08-11 10:14 射九日的羿 后羿
    金圆券改革,蒋介石或是最大赢家?

    金圆券改革,蒋介石或是最大赢家?

    1948年,在解放战争正朝有利于人民的一方发展时,国民政府开始了所谓的“币制改革”,推出了中国历史上极为特殊的货币——“金圆券”。

    2022-08-11 10:00 金圆券 中国历史 特殊的货币
    中国动画100年,总有一部能勾起你的回忆

    中国动画100年,总有一部能勾起你的回忆

    一百年来,中国动画在探索中沉浮起落,砥砺前行:既有模仿和照搬的蹒跚学步,也有大师辈出的黄金年代,既步入过原创乏力、代工生产的低谷,也有厚积薄发,涅槃复苏的新生。而中国动画始终不变的,是深深植根传统文化,讲好中国故事的赤诚之心。

    2022-08-10 10:12 中国动画 中国故事
    古人立秋习俗知多少?吃瓜、称人、贴秋膘……

    古人立秋习俗知多少?吃瓜、称人、贴秋膘……

    春夏秋冬的季节转换中,春夏和秋冬两两相继,春和秋的节点变化相对明显。春夏季,阳气由初生至盛;至秋冬,阴气渐强。春发秋收,一扬一敛。物候继替,很多习俗也相互对应。

    2022-08-09 11:22 立秋 秋天的第一个节气 习俗
    还原中轴线,文保团队给正阳桥疏渠记碑做“体检”

    还原中轴线,文保团队给正阳桥疏渠记碑做“体检”

    胡同内,杂草间,正阳桥疏渠记碑伫立其中。正阳桥疏渠记碑是北京中轴线上一处重要的文物,建于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碑文记载了天桥南疏渠之事。石碑虽不起眼,却是北京中轴线历史变迁的实物见证。

    2022-08-09 11:10 正阳桥疏渠记碑 北京中轴线
    海派古镇朱家角

    海派古镇朱家角

    漕港河的水,给了上海朱家角大家闺秀的灵气和智慧,与乌镇、周庄、同里相比,朱家角用“海派古镇”形容再恰当不过。作为勾连八方的航运码头,朱家角自古繁华富庶,迎送八方来客,成就了海纳百川的情怀。海派是一种精神,也是一种开放吸收、博采众长的博大胸怀。如今,在岁月湍流不息的河岸,朱家角静静伫立着,给整座上海城保留了可以回头的理由。

    2022-08-08 11:21 朱家角 古镇
    徐霞客:如果一生只能追寻一种意义 那就是旅行

    徐霞客:如果一生只能追寻一种意义 那就是旅行

    说起中国古代的旅行家,你会想到谁?是奉命“凿空”西域的张骞?是一心求法的玄奘?还是那个平民行者,徐霞客?如下文所说,徐霞客与玄奘、张骞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从没有奉谁的命令而出发,没人护送、自筹旅资,以一名‘老布衣’平头百姓的身份,靠着一根拐杖、一双旧鞋,完成了行走的壮举。”

    2022-08-05 13:09 徐霞客 旅行 徐霞客游记 旅行家
    “爱满京城 相约幸福” 2022网络中国节之七夕

    “爱满京城 相约幸福” 2022网络中国节之七夕

    七夕也称作“女儿节”,自有一种婉约、浪漫的气质。除了源自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七夕不只“有情”,还有乞巧、晒书,女拜织女、男拜魁星等充满期待的祈愿仪式。作为2006年第一批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的传统节日,千百年来“七夕”既承载了传统文化对天地星辰的哲学崇拜、又饱含了人们对生活情感的不懈追求。

    2022-08-04 18:21 网络中国节 七夕 七夕节 牛郎织女 乞巧
    国风七夕|古人笔下的七夕有多美?

    国风七夕|古人笔下的七夕有多美?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中国节日寄托先人期盼与愿景,极富文化和浪漫主义色彩,衍生了一系列诗词歌赋、千古佳句,而其中尤以七夕节为甚,让我们来看看古人笔下的国风之美吧——

    2022-08-04 10:02 七夕 牛郎织女 美好爱情故事 中国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