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史记 > 正文

都说窦娥冤,到底冤在哪儿?

前阵子的热播剧《梦华录》,改编自关汉卿的《赵盼儿风月救风尘》。可见,即便在当代,关汉卿作品背后的议题,都能与现实无缝衔接。

 都说窦娥冤,到底冤在哪儿?

来源/电视剧《梦华录》海报

据当代的考据和统计,关汉卿一生大约写了67个剧目。明朝人朱权在《太和正音谱·杂剧十二科》里把杂剧分了十二个类目,其中题材多有重复,当代人将元杂剧大致分为神仙道化剧、公案剧、社会风情剧、历史剧等,除了神仙道化类是马致远的领地,其他关汉卿都有涉猎,且每个题材都有名篇。历史剧,他有《单刀会》《邓夫人苦痛哭存孝》《尉迟恭单鞭夺槊》等;公案剧,他有《感天动地窦娥冤》《包待制三勘蝴蝶梦》《包待制智斩鲁斋郎》等;社会风情剧,他有《赵盼儿风月救风尘》《闺怨佳人拜月亭》《钱大尹智宠谢天香》等。他赋予了这些作品生命,这些篇目,也成了他的名誉代言。

比如,那出悲剧浓郁、质问天地的《窦娥冤》,被认为是中国古代悲剧成熟的标志和中国古代悲剧的典范作品。

东海孝妇:《窦娥冤》的前身

《窦娥冤》在中国家喻户晓的程度,不亚于四大名著。甭管啥阶段的人群,一旦受到什么不白之冤,总要跟窦娥比一比,呼喊一句:“我比窦娥还冤!”窦娥的深入人心,可见一斑。追溯起来,窦娥的事迹其实有一个更古老的蓝本——记载在《汉书·于定国传》的《东海孝妇》。

在汉代东海郡治下的郯县,有这样一户人家,家庭成员有婆婆、儿媳周青和小姑,家里男人都集体缺席——公公和丈夫都早死,周青也没来得及生下一个孩子。周青在守寡后,所有的生活重心,就变成了遵守古代妇德教条,谨慎地孝敬婆婆。正是因为周青做得太出色,婆婆和她毫无矛盾,还总想着让她二婚再寻幸福,都被她拒绝了。就这么过了十几年。婆婆年纪大了以后,身体不太便利,日常的杂事上周青就得更上心,更吃力。所谓真心换真心,婆婆很心疼儿媳如此辛劳,不想成为她的累赘,就跟邻居闲话了自己不想活了的想法,然后上吊自杀。

可周青的小姑子认为,正常人都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心理,自己的亲娘平白无故选择提前谢幕,肯定是周青在背后说或做了什么让老人不堪羞辱的事。江湖传言不是说了吗:“久病床前无孝子。”于是,周青被小姑子告到了县衙。

在没有监控、也没有多少证据可以侦勘的古代,县老爷上来不由分说就是一顿严刑拷打。周青苦熬不过,只能屈打成招,被判死刑。案件走程序上报到郡里。而当时有个在县衙打工的明白人姓于,也就是后来丞相于定国的父亲,他认为,四里八乡都知道周青是个孝顺的好儿媳,十多年了,没听说她有一点道德瑕疵,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干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便跑到郡里据理力争。但太守不想多事搞翻案,出于经验,他往往用恶意去推断谈人,比如,所谓的名声,很有可能是伪装出来的,毕竟人心隔肚皮,你不住在她家,怎么知道她私底下的真实面目?最终,周青被冤杀。于公争辩不过,抱着卷宗大哭了一场。

当地人传说,周青对自己即将被冤杀是有明确态度的,她死前曾发过一段誓愿,如果自己有罪,那情愿被杀,血也顺流而下;而如果她是枉死的,血会逆流,让所有人看到她的冤枉。神奇的是,刽子手行刑完,她的血颜色青黄,溅到旁边的旗杆上,还顺着往上流。

这事以后,整个东海郡三年不下雨,算是上天对昏官的惩戒。后来,大概任期满了要换届,又或许因为东海郡三年大旱,造成民间严重的粮食危机,朝廷派新官来接任。新太守来了,考察郡内三年不下雨的原因,于公忙趁机报告,说上天是在为那位孝妇发声呢。新太守听完故事,赶紧找到孝妇的墓祭拜,又重新修缮了一下,老天这才不较劲,降下甘露,当年郡里终于丰收了。

这个案件情节跌宕婉转,有真情有无望,有天罚,最后又有转折。故事性非常圆满了。如果初听,你一定忍不住惊呼,《窦娥冤》的人物结构和故事大方向,不就和这个一模一样吗?那关汉卿胜在哪里,凭什么取代了“东海孝妇”的版本?

 都说窦娥冤,到底冤在哪儿?

关汉卿墓,位于河北省安国市。关于关汉卿的籍贯,有说法认为他是元大都人,也有说他是山西解州(今山西运城)人,这也有很多可考的证据,比如他写了很多关于山西的剧目,还有一种说法,他是现在的河北安国市伍仁村人

窦娥的悲惨童年

关汉卿的《窦娥冤》取材自“东海孝妇”,但作为一个在舞台上表演的杂剧故事,他要照顾更多观众的胃口,还要把歌曲、宾白、表演全部结合起来,因此,剧中出场的人物更多,形象也更丰富复杂。比如,“东海孝妇”里,男性角色并没有出现在家庭氛围里,《窦娥冤》却加入了几个推动情节发展的反派男性。另外,关汉卿想要表现的社会问题,也远不止于孝和冤两个议题。

在《窦娥冤》的故事里,窦娥有了清晰的童年交代,她的原生家庭就是不幸的。她原名叫端云,3岁死了娘,父亲窦天章是个穷书生,已经成家却没立业,多次与功名擦肩而过。但科举之门是每个读书人毕生的远景,“学而优则仕”也是刻入每个古代知识分子血液里的执念,所以,窦天章还想继续奋发拼搏一下。穷书生拉扯一个女娃儿,又一门心思扑在自己的功名上,自然顾不上什么生计,他只好找楚州一个有钱的寡妇蔡氏借了高利贷,才一年时间,20两银子,连本带利滚成了40两,窦天章更还不起了。

蔡氏多次讨要,窦天章囊中羞涩,只能一拖再拖。经过多番往来,蔡氏见到了窦家长相乖巧可爱的小端云,便产生了一个念头:她膝下有一个儿子,年方8岁,端云7岁,年纪正好相仿,不如就让她给自己当童养媳,欠款的事一笔勾销。

 都说窦娥冤,到底冤在哪儿?

《感天动地窦娥冤》,明,臧晋叔校对版,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悲剧浓郁、质问天地的《窦娥冤》,被认为是中国古代悲剧成熟的标志和中国古代悲剧的典范作品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推荐阅读

    避讳字能否为《兰亭序》真伪添一别证

    避讳字能否为《兰亭序》真伪添一别证

    王羲之所作《兰亭序》,无论是文章,还是书法,历代传诵摹写,是中国文化史的标志符号。然而,围绕《兰亭序》的争论也很多,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话题,就是《兰亭序》是否为王羲之所书的真伪之争。

    2022-09-29 10:39 兰亭序 真伪问题
    秋来画蟹墨趣多

    秋来画蟹墨趣多

    “稻熟江村蟹正肥,双螯如戟挺青泥。”秋风起,蟹脚痒,明代画家徐渭的一首《题画蟹》诗,写出了蟹的神韵,也把历代文人墨客喜欢画蟹、食蟹的雅兴抒发出来。

    2022-09-28 10:26 历代文人墨客 秋天 画蟹
    永定门御道 斑驳间讲述中轴线故事

    永定门御道 斑驳间讲述中轴线故事

    何谓御道?通俗讲就是专供皇帝走的路。最早的御道出现在汉代,此后历朝历代都兴建了诸多御道。不过因史料的缺乏,我们很难了解其具体情形。清代定都北京后,因皇帝出巡、围猎、祭祀等活动繁多,形成了以紫禁城为中心向四方辐射的专用道路体系,同时也留下了众多有关御道的资料可供研究。在这些数量庞杂、功能各异的御道中,有一条地位特殊,甚至皇帝在这条路上也不能坐轿而只能步行,这就是从紫禁城到天坛的祭天之路。

    2022-09-27 10:41 永定门 中轴线
    莫奈: 如果没有雾,伦敦就不会那么美

    莫奈: 如果没有雾,伦敦就不会那么美

    莫奈有过三次伦敦之行,他的主题系列侧重于滑铁卢大桥(Waterloo Bridge)、查令十字大桥(Charing Cross Bridge)和国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这三处城市景观。莫奈的伦敦系列是一种超前的尝试,这些画常常激发莫奈去伦敦故地重游,审视他多年前的艺术品味、缅怀那段难忘的过往岁月……

    2022-09-26 10:33 莫奈 伦敦 画法 艺术
    唐朝琵琶与诗的浪漫邂逅

    唐朝琵琶与诗的浪漫邂逅

    琵琶,本作“批把”,又曾作“枇杷”。其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弾拨乐器之一,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由外域传入我国,在经历了魏晋南北朝的长期演变发展后,到了中国封建文化的顶峰阶段唐朝时,文人艺术家对其推陈出新,使其取得了乐坛霸主的地位,被尊为“燕乐之首“。

    2022-09-23 14:15 琵琶 文人 艺术家
    将《最后的晚餐》放大,揭开这幅画的秘密

    将《最后的晚餐》放大,揭开这幅画的秘密

    从文艺复兴时期到今天,许多令人赞叹的艺术品都流传至今,让人们再度欣赏。人们常说艺术家的思想都是走在常人思想之前的,例如画家当时所做的画作,就算到今天人们也依旧在探索画作里的奥秘。

    2022-09-22 10:42 最后的晚餐,探索画作里的奥秘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为何戴上清朝珠呢?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为何戴上清朝珠呢?

    蜀国丞相诸葛亮羽扇纶巾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我国的国粹“京剧”老生诸葛亮的扮相,穿八卦衣手持羽扇都无可厚非,但胸前戴着一串清朝的朝珠,就让人匪夷所思了,这是为何呢?

    2022-09-21 11:33 京剧 空城计 蜀国丞相诸葛亮
    四合院里有什么?

    四合院里有什么?

    中国人都有自己的安居情怀。蒙古包的生活徜徉自在,土楼的大家族团结一致,江浙四水归堂文气尤然,湘西吊脚楼上慢调悠哉。四合院里,却是“清风杨柳芊,院庭四合间”。

    2022-09-20 10:58 四合院 老北京
    【大美中国】黄河东流处 一路欢歌声

    【大美中国】黄河东流处 一路欢歌声

    在这里,黄河猛然东转,拐出了一个90度的弯;这一弯,将运城揽入了“黄河母亲”的怀抱,运城人自豪地称她为“母亲的臂弯”。也许是母亲的怀抱温柔安逸,从此黄河就像被驯服的精灵,浩浩荡荡奔向大海……

    2022-09-19 10:07 运城 黄河故事 河津龙门
    画布上的情书:莫迪里阿尼的艺术与情感

    画布上的情书:莫迪里阿尼的艺术与情感

    在佳士得2015年的拍卖会上,伴随着拍卖槌落下的一生脆响,一幅尺寸并不是很大的油画作品《侧卧的裸女》以高达10.84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被上海藏家刘益谦拍得,而这一次拍卖也成就了这位艺术家拍卖的最高记录,同时也成为当时全球艺术品拍卖记录中第二昂贵的作品。这次拍卖,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位法国艺术黄金时代的“浪子”——阿曼迪奥·莫迪里阿尼。

    2022-09-16 11:52 莫迪里阿尼 艺术与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