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画家、作家笔下的宠物(4)

2017-09-13 14:03:54    光明日报  参与评论()人

在《巴纳比·鲁吉》中,狄更斯通过瓦登、维莱、哈瑞德、契斯特和鲁吉这五个家庭间的爱恨情仇来展现戈登骚乱始末,描述各阶层所受的影响。小说主人公巴纳比·鲁吉是个天真单纯但脑子不大灵光的青年,他随身带着一只会说话的乌鸦,名叫格里波。巴纳比一方面傻头傻脑,游离于骚乱的重重利益纠葛之外,另一方面,他又常被各色人等使唤来使唤去,遭遇怂恿、上当受骗,因此,狄更斯将他用作串联全书主要人物的线索,引导读者旁观各集团的立场,见证相关事件的发展过程。但是,由于有了格里波,巴纳比就并不仅仅是一个功能性人物。巴纳比照料格里波,把这只脾气乖张的鸟儿训练得能说会道以至于能够卖艺挣钱,与此同时,巴纳比把格里波视为兄弟,遭难之际自己不怕死,倒要为它求一条生路。在处处险恶的人间,他们共同经历一轮一轮的意外和劫波;回到自然的原野,两个生命如同归家,共享欢乐。他们在互动中合二为一,成为乱世中最为光辉、温暖、无邪的一景。人与鸟超越于功利的关系、超然于物外的境界,与人类你死我活的争斗形成鲜明对照。细想一下,这何尝不是狄更斯教我们看待乱世横祸的一个观点?

值得一提的是,巴纳比的小伙伴格里波,原型就是狄更斯自己先后收养的两只宠物乌鸦。最先养的一只,狄更斯还在致友人的信里夸耀过:“为了写好格里波,我一直在研究我的鸟,我想我可以从它身上琢磨出一个古怪的角色出来。”可惜没过几个星期,格里波一号染上吃油漆的怪癖,某日趁油漆工不备,偷偷喝下一罐白铅涂料,当场毙命。狄更斯正难过的当口,朋友为了安慰他,又给他找来格里波二号。这只据狄更斯本人说更天才的鸟陪伴了他3年,最后不幸病亡。

而弗吉尼亚·伍尔夫写《阿弗小传》,灵感则源自1926年来到她身边的可卡犬平卡。正是因为熟悉平卡的脾性、对它的赤胆忠心了如指掌,伍尔夫才能够得心应手地揣摩勃朗宁夫人的爱犬阿弗的心理活动,从阿弗的视点还原、重建女诗人的生活原貌。《阿弗小传》既是为狗立传,也是为人立传;既是虚构,又严格以勃朗宁夫人留下的诗作、书信、文献和相关历史考据为事实基础。这种有限视角的写法趣味十足。它为描摹阿弗主人的情感世界另辟蹊径,也让作者得以婉转地对19世纪英国社会发表讽刺和批判。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这是莎士比亚在他的十四行诗中反复吟咏一个主题:生命短暂,时光无情,然而艺术将使我们咏唱的爱永生长存。莎士比亚的诗歌谈论的当然是男女之情。然而,除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外,人与动物之间的感情配得上不朽吗?雷诺兹、狄更斯和伍尔夫给出了答案。他们为一个个小生灵留下的不朽画作和文学作品,向我们展示了世间最深沉的爱。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动物宠物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