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音乐 > 正文

歌剧《水仙女》:一个神秘不安的波西米亚(1)

2016-06-01 09:56:13  北京青年报    参与评论()人

歌剧《水仙女》:一个神秘不安的波西米亚

歌剧《水仙女》:一个神秘不安的波西米亚

◎郑荣健

这一次,导演乌戈·德·安纳玩得很投入。写实的,浪漫的,象征的,看完全剧,你能够感觉到,这位才华多样的导演至少很卖力气。从纱幕投影到3D视效,从嶙峋的礁石、巨大的海螺到符号化的玻璃牢笼,再到洛可可风格的克里诺林裙跟日本和服合体(甚至他还让舞蹈演员统一都化了面具妆)。总之,他确实给歌剧制造了一种空灵、神秘的氛围,还借助玻璃牢笼,赋予了这个传统题材一种焦灼的情绪或现代的寓意。

你知道,我说的是国家大剧院制作的德沃夏克歌剧《水仙女》。其实,乌戈·德·安纳还身兼舞美和服装设计,于是也就不难理解他的“人尽其才”。说实话,开始有点小激动,惊喜于他不那么中规中矩,当然可能也不那么准确,特别是舞台失去了调度空间,三个精灵的欢快俏皮、老水仙和洁西巴巴的情绪都没展开,不过我倒是不太在乎。

《水仙女》的音乐写得太好。民族乐派作品中较为常见的悠长的旋律线,音乐中娴熟运用的民间舞曲元素,都给人一种优美、舒展的味道,听来十分舒服。

德沃夏克当然不止于此,他的音乐结构既继承了欧洲古典主义,又从瓦格纳的作品中汲取了营养,特别是在主题的渐进发展方面,节奏、和声看似丰富多样,配器却很简洁生动,弦乐、铜管乐及打击乐铺陈的梯次、力度精巧却不熟滑,神秘又充满戏剧性。从人物的出场到重要的咏叹调,总能发现被揳入别的动机,以表现人物命运的发展。

在我看来,歌剧《水仙女》最重要的两个主题,不外乎是卢莎卡的爱情主题和命运主题。说到这里,我想着重讲一下几个重要咏叹调的出现——

歌剧《水仙女》中最著名的咏叹调是《月亮颂》。这是一个表现卢莎卡对爱情美好向往的咏叹调,借由对月亮的歌颂而展开。它的主调很鲜明,微妙之处在于,它潜伏着一个悲剧的命运,因此在咏叹调上下阙的过渡中,德沃夏克埋入了一个紧张的动机,用急促的弦乐来表现。这样一来,整个咏叹调就不再失之腻滑,反而更加充满张力。

咏叹调《你远古的智慧洞察一切》的旋律性稍弱,兼具戏剧性和抒情性。它是卢莎卡恳求洁西巴巴的帮助时唱出的。在技法上,不同声部的弦乐交织出现,形成复调织体,带出对亘古神秘的魔法的崇拜,又充满丝缕入微的不安,主题展现得也很自然。

《诅咒之歌》是一首节奏性很强的次女高音咏叹调。随着弦乐向强有力的打击乐推进,它有一个突然降调的技巧,把洁西巴巴劝慰失败、卢莎卡即将坠入不可知的深渊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已经很强烈了吧?可不,但作曲家还是不满足,他又增加了一段场面性的弦乐铺排,洁西巴巴念念有词,最后以铜管结束,既渲染了魔药的神奇效果,也不无强调卢莎卡的身份并为其命运送行的意味,整个咏叹调的音色极为丰富。

王子和卢莎卡的尾声二重唱之前,还有一个重要的咏叹调,那就是卢莎卡阐明死志的咏叹调《难以捉摸的水之神力》。它突出卢莎卡的孤单、愤懑、绝望和伤心,此前潜隐的不安已被不可挽回的命运主题取代,因此弦乐音型也较为固定。只是在结尾时,才推出不同声部的旋律对比,节奏渐强,为洁西巴巴的到来作铺垫并完成调式的转换。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