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艾略特谈中国诗:曾经“边缘”的会变成“中心”

2018-03-13 09:23:35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有人说研习诗歌是一辈子的工作,学中文又是一辈子的工作,几乎不可能同时精通两者。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温伯格:韦利、华兹生和辛顿这三位都证明了可以做到。

韦利曾经说过:古典诗歌里的典故是中国诗的恶习,最终会毁了诗。您同意他的看法吗?在翻译中应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温伯格:翻译的理想境界是没有注释。有时候可以通过增加一两个词来达到效果。随便编个例子,比方有个杨将军以残忍著称,中国读者只要听到他的名字就明白;一个西方读者就需要一点解释:“残忍的杨将军。”这样翻就不算画蛇添足。(应该说明的是,不少典故哪怕对中国当代读者来说也是很陌生的。)

中文以复义著称,“诗无达诂”是我们挂在嘴边的话。有些诗人比如李商隐的作品就隐晦而难以捉摸。您认为中文诗的翻译是对原作诗意的缩水简化,还是赋予了原作一种新的生命呢?

温伯格:我认识一个美国诗人,一个中文字也不识,说他最喜欢的诗人是李商隐……复杂性并不是中国诗才有的特点呀!我曾经帮助北岛翻译哈特·克莱恩(Hart Crane)的一首短诗,其中许多词都难以落实到精确的意思。只有糟糕的翻译才是缩水或者简化。很明显,一首诗的翻译不会跟原作一模一样。但好的翻译能够在目标语言里唤起一些原作中不存在的东西。这不仅是给原诗带来新生,也是给译文语言的文学带去新鲜的活力。

韦利从未到过中国,只是通过想象翻译中国诗。您曾经分析过王维诗《鹿柴》的十九种翻译。您觉得一定要亲眼看过陕西蓝田的山林、青苔,才能准确理解诗人描述的那一个瞬间吗?还是旅行其实会限制诗意的想象?

关键词:诗歌艾略特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情人!陈冠希用情话向女儿表达爱意

18-09-19 17:15:07陈冠希用情话向女儿表达爱意

吴奇隆深夜发文称迎来两个小生命 粉丝评论炸了

18-09-19 17:12:17吴奇隆深夜发文称迎来两个小生命

宁静调侃于正的戏演技差点也能火,于正回应:我姐也只是想夸夸我

18-09-19 08:57:53宁静调侃于正的戏演技差点也能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