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无名之辈》:现实“底色”和荒诞“配色”号准观众的脉

2019-01-04 09:53:07    山西晚报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无名之辈》:理想与现实得以缝合

《无名之辈》:现实“底色”和荒诞“配色”号准观众的脉

2018年年末,几位中青年演员联手上演了一场“有名”大戏,没有“拍案惊奇”的视觉景观,没有不可言说的迷失和压抑,只有接踵而至的生存困境和屡屡败北的突围尝试。《无名之辈》的现实“底色”和荒诞“配色”号准了观众的脉,既描画了小人物的大志向,也打造了梦想成真的瞬间体验。

一如片名的“凡尘俗世”气息,《无名之辈》在故事建构上也并不算有新意,“小人物的雄心”弥散在境遇剧和冒险故事中,通过较严密的叙事体营造出熟悉真切的现实面相,是潜在对话,也是深层疗愈。

故事母题和叙述进程是一对古老命题,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由古而今脉络可循。文字文明出现之前,叙事是“类似仪式活动的神圣行为”;文字文明时代,叙事的精神疗效成为后来跨学科研究的对象;现代文化工业的制造者更是意识到幻想叙事的独特功能,好莱坞很早就打出“梦幻工厂”的旗号。时至今日,故事及其叙述方式的学术价值愈加凸显。

《无名之辈》集中呈现了看似毫无瓜葛的两组人物,其截然不同的目标诉求和行为逻辑共同支撑起影片的故事结构,一方足不出户,一方走街串巷,分别承载着“禁闭”式的极限境遇和小人物破案的悲喜遭际。

“眼镜”胡广生和“大头”李海根的“头盔侠”组合,由农村而城市,梦想着“换一种活法”,决定先通过抢劫手机店而扬名,但在跳窗逃入女主角马嘉旗的家之后,几乎被这个与他们旗鼓完全不相当的女子“绑架”,一番力量悬殊的较量之后,完成彼此的救赎。保安马先勇则是在一地鸡毛的窘境中,执意孤行,承载了紧张滑稽的冒险故事,既是寻枪,也是寻找失去已久的尊严。

关键词:
 

刘强东章泽天悉尼豪宅终售出 亏本成交损失上千万

19-01-22 19:28:22刘强东章泽天悉尼豪宅终售出

吴秀波曾探班陈昱霖教演戏 直呼:我恨不得替她去

19-01-22 19:19:10吴秀波曾探班陈昱霖教演戏

毛泽东政治秘书,陈伯达出狱后的秘密生活遭曝光

19-01-22 18:30:00毛泽东政治秘书陈伯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