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音乐 > 正文

《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中国审美品味德彪西歌剧(1)

2016-09-07 09:55:41  东方早报    参与评论()人

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揭幕上海大剧院新演出季

《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的舞台融入了苏州园林元素。图为舞美设计样板。郭新洋 图

《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是法国作曲家德彪西耗尽12年心力创作的唯一一部歌剧,虽然偏小众,但在法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9月8日、10日,由上海大剧院、北京新蝉戏剧中心联合制作的法语歌剧《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将为上海大剧院2016/2017演出季揭幕。这也是该剧首次在国内上演。

贴着音乐“说书”

《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改编自比利时剧作家梅特林克的剧作,主讲了一个爱情悲剧:阿莱蒙德国王阿凯尔的孙子戈洛,在山林中遇见了饱受惊吓的梅丽桑德,爱慕她,并与之结婚。梅丽桑德又与戈洛的异父兄弟佩利亚斯产生了爱情,戈洛妒火中烧,杀了佩利亚斯,猛击梅丽桑德,身受重伤的梅丽桑德在临死前产下一女,宣告了故事的终局。

1902年,《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在巴黎喜歌剧院首演,走上了属于它的时代。

法国文学家罗曼·罗兰认为,《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首演的重要性,只有吕利的《卡德马斯与赫米奥妮》、拉莫的《希波利特与阿莉茜》、格鲁克的《伊菲姬尼在奥利德》的首演能与之相比,足见这部歌剧在法国人心目中的地位。

指挥家汤沐海即将执棒《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这也是他第一次指挥这部歌剧。比起那些传统的流行歌剧,他更愿意挑战20世纪以来的现代歌剧。

“这部剧和我们耳朵里熟悉的威尔第、普契尼、瓦格纳不一样,但又有和瓦格纳有相似的地方。瓦格纳的旋律无穷尽,可以不停向前发展,不间断。德彪西有意无意沿用了瓦格纳的音乐特点,他让音乐绵绵地往下走,随着剧情和语言发展,把音乐贴在了那儿。”

在汤沐海看来,德彪西的歌剧语言就像“说书”,随着音乐起起伏伏,娓娓道来,给人贴着音乐走的感觉。

“你进去后每时每刻都会被它吸引,这是一个灵魂和精神的世界,不是光听一句美好的旋律,看一些戏剧的场面,而是进入精神的领域。但它没有瓦格纳那样绚丽的管弦乐色彩,它有的是轻柔,像人内心深处流出来的淙淙泉水。”

他用品法式大餐比拟看法国歌剧的感受:十三到十五道菜一道道上,每一道只有一点点,吃速极慢,有的是时间让观众细品慢嚼,想想自己最爱的人,最幸福的事。

汤沐海热爱德彪西。对他来说,德彪西的交响音乐、室内音乐,他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特性,就像争奇斗艳的花房中一朵素雅高贵的花,绝非肤浅之人能欣赏。

“现在是个浮躁的社会,不是每个人都能欣赏他的音乐,做这样一部剧是一种挑战,但我们需要静下心来去做。”

苏州园林式的舞美

导演易立明每次听《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总能联想到苏州园林。

德彪西这部歌剧的魅力,在他看来,在于一开始就将故事放在了一片让人迷路的密林中,“猎人追逐猎物迷失在丛林中,这是非常现代的象征:猎物是什么?财富、金钱、利益。迷失是什么?是受到诱惑的人在社会中的迷失。”

密林有一种让人未知的恐惧,世人眼中优美雅致的苏州园林,同样让易立明感觉幽暗、神秘,“周围没人的时候,我会想一百年前这座房子里发生过什么故事。”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