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艺术发展到这一阶段 已经是对美的背叛

2017-06-28 15:54:17    文汇报  参与评论()人

1917年,法国艺术家马塞尔·杜尚把一个从商店买来的男用小便池命名为《泉》,匿名送到美国某个展览郑重其事地展出。这实在是一件荒谬至极的作品。一时间,强烈的反响因此而起。日后,《泉》却被认为开启了当代艺术的先河,其对美的颠覆,对艺术与生活界线的消解,在此后100年间不断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所谓当代艺术,到底是什么?

从杜尚开始,艺术似乎走上了一个新的方向,美似乎成了艺术的桎梏

当杜尚把小便池以命名为《泉》的艺术品摆放在高贵的展览台上时,人们惊愕、不理解、质疑。赞成者说,这是艺术的革命,新纪元的开始;反对者说,这是皇帝的新装。杜尚原本是将它送给纽约的独立艺术家协会办的展览,这个协会经讨论,认为这不是艺术品,拒绝展出。杜尚原本是这个协会的委员会成员,看到这个协会的其他成员关于“艺术是什么”的见解与自己不同,于是决定退出这个委员会。

过了两年,杜尚又在巴黎干了一件大事。他为被奉为古典美的象征的《蒙娜丽莎》加了一副胡须。

如果说,《泉》挑战了艺术观念的话,那么,这个名为《L.H.O.O.Q》的作品就直接挑战了艺术美的观念。人们都说,《蒙娜丽莎》是女性美的典范,这幅画代表了古典艺术的最高成就,那杜尚就给她加一副胡须,看看是什么效果。

前段时间,法国蓬皮杜中心到上海办了一个“现代艺术大师展”,其中展出了一件杜尚的作品:在板凳上安装了一个自行车轮。样子看上去也不难看。但是,这件作品是由于它的美而成为艺术品吗?也不是。

美国有一位哲学家阿瑟·丹托提出一个观点,认为以杜尚的《泉》为代表,标志着艺术发展到这一阶段,已经与美无关了。《泉》成为艺术品,不是由于它的光泽和造型;《L.H.O.O.Q》成为艺术品,不是由于胡须画得好;板凳上装个自行车轮,骑不得,坐不得,不难看也不好看,放在家里占地方。

在当代艺术史上,杜尚有着特殊的地位。从他开始,当代艺术似乎走上了一个新的方向。过去是要美的,但这时,美似乎成了艺术的桎梏,艺术家以杜尚为榜样,要让思想冲破美的牢笼。与此同时,许多美学家和艺术史家们乐此不疲,不断通过解读杜尚,提出新的理论。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