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只有这只“小刺猬”才敢问鲁迅:老爷,羞不羞?

2018-03-05 09:49:08    凤凰文化  参与评论()人

编者按:1925年,鲁迅在北大与女师大做兼职教师,他收到了一封女大学生的来信,写信人叫许广平。她给鲁迅先生写信,是为了探讨革除学校制度流弊以及国家教育的未来。当然,除此之外,为让鲁迅知道自己是谁,她特意用了“坐在头一排”、“小女学生”等字眼。由于担心收不到回信,她甚至用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样的激将法。

好在收到许广平来信的当天,鲁迅便以“广平兄”相称,给她写了封回信。正是这封谈学风论政治、言人生说处世的回信,开启了此后俩人的故事。

鲁迅表达爱意的文字,可以热烈,也可以亲昵。我们太熟悉那个“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而在与许广平的信里,冷不丁冒出个小清新、小温暖、小淘气的中年怪叔叔,还真有意外的喜感。

他们相知相惜多年,在鲁迅去世十年后,许广平写下一篇《十周年祭》,回首当年道:呜呼先生,十载恩情,毕生知遇,提携体贴,抚盲督注。有如慈母,或肖严父,师长丈夫,融而为一。呜呼先生,谁谓荼苦,或甘如饴,唯我寸心,先生庶知。

3月3日是许广平的逝世纪念日,她是鲁迅口中的“广平兄”,也是眼里的“小刺猬”。

许广平

·壹·

端午节“酒戏”后第三天,鲁迅收到了许广平前一天写的道歉信。信中说许羡苏事后对她讲:“这样灌酒会酒精中毒的,而且先生可喝多少酒,太师母订有戒条。”许广平听后大惊,“诚惶诚恐的赔罪不已”,并附一首小诗。鲁迅看了信,禁不住笑了,“小鬼”敬酒时的顽皮相又浮现在眼前,晚上铺开信纸,掭了掭“金不换”,使用他嬉笑怒骂的杂文笔法给他心爱的姑娘写了篇妙文——

训词:

你们这些小姐们,只能逃回自己的窠里之后,这才想出方法来夸口;其实则胆小如芝麻(而且还是很小的芝麻),本领只在一齐逃走。为掩饰逃走起见,则云“想拿东西打人”,辄以“想”字妥加罗织,大发挥其杨家的勃谿式手段。鸣呼,“老师”之“前途”,而今而后,岂不“棘矣”也哉!

不吐而且游白塔寺,我虽然并未目睹,也不敢决其必无。但这日二时以后,我又喝烧酒六杯,蒲桃酒五碗,游白塔寺四趟,可惜你们都已逃散,没有看见了。若夫“居然睡倒,重又坐起”,则足见不屈之精神,尤足为万世师表。总之:我的言行,毫无错处,殊不亚于杨荫榆姐姐也。

又总之:端午这一天,我并没有醉,也未尝“想”打人;至于“哭泣”,乃是小姐们的专门学问,更与我不相干。特此训谕知之!

此后大抵近于讲义了。且夫天下之人,其实真发酒疯者,有几何哉,十之九是装出来的。但使人敢于装,或者也是酒的力量罢。然而世人之装醉发疯,大半又由于倚赖性,因为一切过失,可以归罪于醉,自己不负责任,所以虽醒而装起来。

但我之计划,则仅在以拳挈“某籍”小姐两名之拳骨而止,因为该两小姐们近来倚仗“太师母”之势力,日见跋扈,竟有欺侮“老师”之行为,倘不令其喊痛,殊不足以保架子而维教育也。然而“殃及鱼池”,竟使头罩绿纱及自称“不怕”之人们,亦一同逃出,如脱大难者然,宜不为我所笑?虽“再游白塔寺”,亦何能掩其“心上有杞天之虑”的狼狈情状哉。

今年中秋这一天,不知白塔寺可有庙会,如有,我仍当请客,但无则作罢,因为恐怕来客逃出之后,无处可游,扫却雅兴,令我抱歉之至。

“……者”是什么?

“老师”

六月二十八日

·贰·

这份“训词”,怒里含笑,嗔内藏喜,真乃一绝。鲁迅自读一遍,也不禁笑出声来,意犹未尽,又对广平附来的诗发了一番议论:

那一首诗,意气也未尝不盛,但此种猛烈的攻击,只宜用散文,如“杂感”之类,而造语还须曲折,否,即容易引起反感。诗歌较有永久性,所以不甚合于做这样题目。

沪案以后,周刊上常有极锋利肃杀的诗,其实是没有意思的,情随事迁,即味如嚼蜡。我以为感情正烈的时候,不宜做诗,否则锋芒大露,能将“诗美”杀掉。这首诗有此病。

我自己是不会做诗的,只是意见如此。编辑者对于投稿,照例不加批评,现遵来信所嘱,妄说几句,但如投稿者并未要知道我的意见,仍希不必告知。

迅六月二十八日

鲁迅

·叁·

看来,许广平道歉信中所附的诗并非她自己所作,而是代人投稿的。

鲁迅以“诗美”的眼光将其否了。

第二天,信发走之后,又收到许广平二十八日信,还是“诚惶诚恐的赔罪不已”,鲁迅觉得“必须写几句回答”,说“小鬼”之所以这样,也许听了“某籍”小姐、即许羡苏的什么谣言,于是“辟谣之举,是不可以已的。第一,酒精中毒是能有的,但我并不中毒。即使中毒,也是自己的行为,与别人无干。”“第二,我并不受布何种‘戒条’,我的母亲也并不禁止我喝酒。”“所以,此后不准再来道歉,否则,我‘学笈重洋,教鞭十载’,要发宣言以传小姐们胆怯之罪状了。看你们还敢逞能么?”

称呼回到过去的“广平兄”,自署却是“迅”。而话中则充满了对许广平的怜惜与疼爱。

两天后,收到了许广平的回信。称呼是“鲁迅师”,告知“训词”和“回话”都接到了。下面却开起了玩笑:

老爷倒想“自夸”酒量,岂知却临阵败北,何必再“逞能”呢!?这点酒量都失败,还说“喝酒我是不怕的”,羞不羞?我以为今后当摒诸酒门之外,因为无论如何辩护,那天总不能不说七八分的酒醉,其“不屈之精神”的表现,无非预留地步,免得又在小鬼前作第三……次失败耳,哈哈,其谁欺,欺天乎。

一个“羞不羞?”打情骂俏之态尽显。信中还称鲁迅为“撒谎专家”,自诩“灌醉了一位教育部的大老爷”,自己则和两位同伴“都到寺内逛去而且买些咸脆崩豆一边走一边食,出了寺门”,颇为潇洒。“小鬼许广平”已经主动跨过了师生的界限!

鲁迅这次回复时没有再用训词语气,而转为尊称“广平仁兄大人阁下敬启者”,告诉她“前蒙投赠之大作,就要登出来,而我或将被作者暗暗咒骂。因为我连题目也已改换”。还玩笑道:“贵骂,勿露‘勃谿’,暂羁‘害马’之才,仍复源源投稿,以光敝报,不胜徼幸之至!”

·肆·

“嫩弟”

鲁迅接到广平七月十三日写的回信后,一看称呼就惊笑了。原来是:

嫩弟手足:报读七、九日来札,且喜且慰,缘愚兄忝识之无,究疏大义,谬蒙齿录,惭感莫名前者数呈贱作,原非好意,盖目下人心趋古,好名之士,层出不穷。愚兄风头有心而出发无术,倘无援引,不克益彰,若不“改换”,当遗笑柄。我……

嫩弟手足情深恐遭牵累,引己饥之怀,行举斧之便。如当九泉,定思粉骨之报,幸生人世,且致嘉奖之词,至如“专擅”云云。衹准限于文稿,其他事项,自有愚兄主张一切毋得滥为妄作。否则“家规”犹在,绝不宽容也。

嫩弟近来似因娇纵过甚,咄咄逼人,大有不恭之状以对愚兄者,须知“暂羁”“勿露”……之口吻殊非下之对上所宜出诸者,姑念初次,且属年嫩,以后一日三秋则长成甚速,决不许故态复萌也,戒之念之。

又文虽做得稍久,而忽地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或以事牵,竟致潦草,此乃兄事烦心乱无足为奇者。好在嫩弟精力充足,自可时进针贬,愚兄无不乐从也,手动数行即询。

英国的香烟可好?

愚兄手即七、十三

信后附有文稿《罗素的话》。

鲁迅

关键词:鲁迅许广平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情人!陈冠希用情话向女儿表达爱意

18-09-19 17:15:07陈冠希用情话向女儿表达爱意

吴奇隆深夜发文称迎来两个小生命 粉丝评论炸了

18-09-19 17:12:17吴奇隆深夜发文称迎来两个小生命

宁静调侃于正的戏演技差点也能火,于正回应:我姐也只是想夸夸我

18-09-19 08:57:53宁静调侃于正的戏演技差点也能火

相关新闻